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草樣年華4:盛開的青春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草樣年華4:盛開的青春 >
更多

第五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  鄒飛正要推門進去,羅西提醒道:“不會是陷阱吧?”

  “那就來個投石問路。”鄒飛從窗臺上拿了一個土豆,扔了進去,半天沒動靜,“安全,進去開齋吧!”

  兩人摸黑進了后廚,光看著上面了,沒留意腳下,地上放了一個鍋,被羅西“咣當”一聲踢翻。

  “部隊的廚房怎么能這么亂呢!”羅西抱怨道,“總讓咱們把宿舍收拾整齊,對自己就放任自流,這可不對。”說著一扭臉,差點兒撞到一塊掛著的臘肉上。

  鄒飛也發現了一些平時餐桌上沒有的食物,但都是生的,沒法兒下嘴,也不能囂張地點上煤氣,把它們做熟。于是二人兵分兩路,去找冰箱,估計那里有能直接吃的。羅西進了另一間屋子探索,鄒飛繼續在原地踅摸,發現了一個大碗,里面裝了四個雞蛋,一轉,雞蛋能立著,熟的。

  突然,兩束手電光照進來,鄒飛眼前一花,看不清來者,但他竟然莫名地興奮起來——即使被抓住,哪怕受到無論做多少個俯臥撐或者打掃廁所等處罰,也總比目前如一潭死水毫無生氣的生活讓人激動。

  “別照了,我不跑。”鄒飛用手擋在眼前。

  手電光下移,鄒飛眼睛能看清了,手電后面是兩個女生的剪影。

  “怎么辦?”其中一個女生小聲問另一個女生。

  “就當什么也沒看見吧,不必興師動眾的。”鄒飛悄悄把雞蛋放進兜里,“我就是值夜班餓了,找點兒吃的。”

  這時羅西聽到動靜,從里面的屋出來:“什么情況?”

  “你們到底有多少人?”問怎么辦的女生問道。

  “就我們倆。”鄒飛掏出雞蛋,“我剛找到四個雞蛋,你們也是兩個人吧,正好一人一個分了吧。”

  “怎么辦?”那個女生又問另一個女生。

  另一個女生關了手電:“我也餓了。”

  鄒飛在月光中認出了她,就是那天在樓頂畫畫的女生。

  “其實我也有點兒餓。”問怎么辦的女生跟著說。

  四個人在黑暗中溜出食堂后門,剛要拐彎,一個黑影冒了出來,穿著一身軍服,是個教官。

  當所有人都覺得這次肯定栽了的時候,教官說話了:“我這兒有豬蹄,你們吃不吃?”

  鄒飛和羅西聽不出這句話是真誠的,還是在調侃他們。

  之前一直在問怎么辦的那個女生突然說:“好啊!”

  原來,這個教官就是負責這兩個女生所在班訓練的小教官,和班里的女生混得很熟,女生和他也不見外。

  說著,小教官掏出豬蹄,用塑料袋包著:“放心吃吧,毛都刮干凈了。”

  “還是找個能坐著的地方吃吧,都站著吃了一個月的飯了。”鄒飛建議道。

  五個人到了籃球場,小教官說今晚部隊沒安排查崗,不用擔心。五個人掰開豬蹄,坐在籃球架下啃了起來。

  畫畫的女孩叫佟玥,另一個女孩叫吳萍,兩人都是建筑系的新生,果然被老謝說中。

  鄒飛問佟玥是怎么發現食堂里有人的,佟玥說她和吳萍站崗,吳萍去上廁所,女廁所的窗口挨著食堂后門,聽見里面有動靜,正好兩個女生也沒勁,盼著有點事兒發生,便一起去偵察,捕獲了鄒飛和羅西。

  吳萍問小教官,為什么半夜不睡覺拎著一袋豬蹄出現在這里,小教官扭捏地說,是特意給吳萍送來的,他知道吳萍夜里站崗,為了能半夜及時醒來,又不敢上鬧鐘,只好喝了很多水,讓尿把自己憋醒。他到了吳萍的崗,發現空著,心里慌了,怕吳萍病了或怎樣,豬蹄就送不出去了,這時候聽到食堂有動靜,他就過來了,當看見吳萍的時候,他覺得自己雖然身處黑夜,但心里被吳萍照亮了。

  豬蹄是小教官特意讓炊事班偷偷燉的,他知道吃了一個月部隊的飯了,吳萍肯定饞了。

  “要是有罐啤酒就更好了!”豬蹄有點兒咸,鄒飛感嘆著。

  “你等著。”小教官說完起身回了宿舍,拿了兩罐啤酒回來。

  “你那兒怎么會有酒啊?”吳萍問。

  “我老鄉在這村里開了個小賣部,偷偷給我送來的。”小教官說。

  羅西打開一罐,讓小教官也喝。

  “就兩罐,你倆喝吧。”小教官說,“我怕酒癮一上來,就攔不住了。”

  “有那么可怕?”吳萍不解。

  “我們當兵的什么都愛比賽,喝酒也比。我已經養成只要一碰酒,就得喝趴下的習慣了。”小教官說。

  “抽煙嗎。”鄒飛掏出煙問。

  “煙就算了,我畢竟是個軍人。”

  鄒飛和羅西自己點上,時而抽口煙,時而喝口酒,時而啃塊兒豬蹄,時而抬頭看看夜空,時而偷偷瞟一眼身旁的女生,覺得如果每天都能這樣,軍訓四年也無妨。

  鄒飛一時興起,問佟玥:“開學那天,你在樓頂畫什么呢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在樓頂畫畫?”佟玥很驚詫。

  “你還拿鏡子晃我眼睛呢!”

  “原來那個拿望遠鏡的人是你啊,剛開學就帶著望遠鏡,肯定不是什么好學生。”

  “我也不是什么壞學生,那望遠鏡不是我的。”

  “誰信!”

  “真的!”

  “哼!”

  “那天你畫什么呢?”

  “不告訴你!”

  “不告訴就不告訴吧,其實我是怕你掉下去。”

  “我掉下去關你什么事兒?”

  “當然關我的事兒了,我怕你砸到我停在樓下的自行車。對了,你高中哪兒上的?”

  “西城,你呢?”

  “東城,比你們那兒的教學質量好。”

  “那最后還不是殊途同歸,你怎么考這兒來了?”

  “沒考好,你呢?”

  “只能考上這兒。”

  鄒飛和佟玥你一句我一句地聊著,這個女孩讓鄒飛在枯燥的軍訓生活中重新感受到生活的多彩,頓時覺得生活美好起來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qq分分彩开奖网站 铁矿石期货走势图 6肖中特多少倍 斗三公如何才能赢 麻将群主一天赚多少钱 qq捕鱼大亨免费秒杀挂 吉林时时预测稳赢 退换无忧怎么赚钱 像大赢家比分的比分网 广西快乐10分开奖视频下载 gta什么差事赚钱快 浦发银行理财风险评估 pk108码滚雪球计划 天天时时彩免费版 188比分网即时比分 秒速时时彩是国家开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