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五十九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第五十九章

自從孟瑞山打算努力要孩子,就處處開始小心,盡量不讓李梅拿重一點的東西,少讓她吃涼性的東西等。在得知媳婦懷孕的消息后,更是加倍小心,處處看緊李梅,啥活兒都不讓她干。

李梅看丈夫體貼,心里高興的同時,也開始勸他:“瑞山哥,我又不是拿嬌氣的人兒,干點請快活還是可以的。你現在啥都不讓干,整日閑著,說不定到時候孩子不好生呢。平日里還是讓我多動動好,洗衣做飯這些活讓我做沒啥問題,不信你問問李大娘去?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人家懷孕還有下地干活的呢。就你這么疼我,出去人家還不笑話你?”

孟瑞山不甚在意地說:“笑就由著他們笑去,我疼自家媳婦還咋地,到時候你給我生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就好了,他們只能羨慕我了。”

“兒子?要是生個女兒呢?”李梅不放棄地追問。

古人特別重視傳宗接代,兒子生的越多越好。女兒家家就差了,有的人家覺得女孩是賠錢貨,在自家養大,養大大卻嫁到別人家,總有那重男輕女的人這是替別人家養閨女。可話說到這里,若是別人家不養閨女,自家哪能娶上兒媳婦?都是一個理,端看人怎么看了。

“女兒?女兒也挺好,都說閨女是娘的貼心小棉襖,長大肯定跟你親。反正你又不是不能生,以后多生幾個就行了,還能生不出兒子來,再不濟還有壯壯呢。”

李梅明白他的意思了,兒子閨女都不嫌,不過,能多要幾個孩子是挺好,多生幾個兒子繼承家業更好。看來,這古代男人都是重視傳承的。

不過李梅可不管這些,孩子她想多要幾個,是兒子也罷,女兒也好,總歸是自個身上掉下的肉,她都疼。反正古代不實行計劃生育,想生幾個都成。

說起來,古代小孩出生后,這成活率是低了點,一個頭疼腦熱都有可能要了孩子的小命,都是醫療水平跟不上的原因。

不管誰看個病,請個大夫都要跑大老遠,若是有個急病,根本就等不及……想到這里,李梅心里一哆嗦,孩子出生后,還得看緊點才行,她可不想一個莫名其妙的原因就要了孩子的小命。

李梅閑下來了,每天除了做做飯菜,就是動動針線,這些活兒卻占用她不了多長時間。她想起農場中有好些現下外面沒有的種子,根據當地的氣候,她拿出幾個品種來給孟瑞山看了。

“媳婦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李梅能有什么打算,她只想過好自己的小日子,安安穩穩當個地主婆就行了。可她不能不為孩子打算,現在有她,她還有空間農場,有她在的時候,她的孩子不會怎樣。可幾十年后,她不在了,子孫后代怎么辦?

李梅從沒想過建功立業,流芳百世啥的,她是從自家兒孫方面考慮,若是能將農場中高產量的種子推廣開來,最先受益的是她的孩子。周圍老百姓生活富足了,她家也能受益。最起碼災年到來的時候,家家有存糧,沒人會眼紅她家了。若不然,等她家富起來,顯得太打眼了。

“不怕賊偷,就怕賊惦記。”要是有哪個壞心思的惦記上她家,說不準會連帶出什么事來。若是大家日子都好過了,有賊心的也不能只惦記她家。

李梅已經將農場的事情告訴了丈夫,索性破罐子破摔,將一應農作物交給丈夫,讓他先在自家田地試種,若是收成高過現在地里的作物,以后慢慢將之推廣。

其實要向外推廣農作物不難,只要產量高,就能吸引別人的眼光。只要讓他們知道了農作物的各種好處,到時候既便是不讓他們種,他們也會想方設法達到目的。

李梅所處的地方氣候像是溫帶氣候,春秋溫暖,夏日炎熱,而冬季則寒冷異常。當地一般種植小麥、谷子、黃豆、高粱、水稻等,因為農業發展有限,即使有經驗的老農種出的糧食每畝也不過幾石(一石相當于一百二十斤)而已,除去賦稅所交的糧食,大多數家里不過剩下的糧食夠吃而已。

雖說地多,可家里人多,賦稅多,加上產量低,出產的糧食僅夠過日子而已。所以,不管到了哪個朝代,日子過得最艱難的都是最底層的人。辛辛苦苦勞作一年,僅得個溫飽而已,沒有余錢送自家孩子去讀書,不去讀書孩子就不能出人頭地,這樣只能世世代代做勞作,一輩又一輩地循環。

有那過得好點的人家,能吃飽穿暖,還能攢點余錢。可是過日子不能只進不出,鄰里間要人情往來,要給兒子攢聘禮錢,給閨女存嫁妝錢……這還得是一家子平平安安無病無災的。若是家里攤個病秧子,一家人都得跟著過苦日子。

李梅沒想過做個超前端的人物,帶領大家發家致富。不只是封建制度不允許,主要是她沒那個雄心壯志。若是現在她還在家做老姑娘,也就做個小本生意,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條件而已,不會大出風頭,成為令人矚目的女強人。

眼下嫁給孟瑞山就更好了,無論她做什么都顯得不打眼了,有丈夫給她遮風擋雨,她只要做好賢妻良母就成了。

李梅將考慮過的想法告訴丈夫:“瑞山哥,農場莊園里有些外面沒有的種子,我想拿出幾種來在咱家新開的荒地里試種些,若是種出點花樣來,也算是一件好事。而且那里的種子種出的糧食產量高,我拿出些來種在外面,看看是不是和在那里種一樣,能提高產量,多打點糧食。要是能成事,那可是天大的好事。”

“不過,這些事還得麻煩你,找個合適的借口,若是有人問起來,咱也不至于無話可說。”李梅的意思是指這些種子的出處,怕花樣多了,會讓人看出點什么。

孟瑞山皺了皺眉,考慮了一下說:“原來聽人家說過,有些到處跑商的人經常帶些各地的稀罕物賣到各地去,要不改天我跑一趟縣城,就說東西是從路過的商人那里買的,這樣有心人就是查,也無從查起。”

“以后就算有人問,我就說看著是地里種的東西,覺得稀罕,就買回來試試。咱這片兒的人都知道我在外面呆了多年,肯定不會多想。”

孟瑞山在外面呆了這些年,不管是在哪里,人家覺得他是出過遠門的,肯定比他們這些人見識多廣,說不定就以為孟瑞山有好眼力,知道是好東西才買回來的。

李梅眼睛一亮,說道:“這個法子不錯,就這樣吧,你趕緊抽空去一趟縣城,回來后,咱就商量這怎么種這些作物。”

兩人商量好了,就不再擔心。孟瑞山又開始忙活,他駕著車去縣城轉了一圈,買了些媳婦囑咐要買的東西后,自個又撿著稀罕玩意分別買給媳婦和兒子。

荒地太多,孟瑞山估摸著自個弄不完,就趁著農閑,雇了村里幾個男勞力一起干,每天給幾十個大錢,有的是人幫忙。這樣就快多了,半個月過去,基本就收拾完了,僅地里的小石子就撿了好幾車。

李梅見撿的石頭都是一些圓滑的,便讓人拉到家里,留著以后鋪石子路。

忙完荒地,孟瑞山在荒地周圍挖了幾個大坑,想在里面積肥。至于怎么積肥,還是李梅告訴他的。其實李梅也不知道具體怎么弄,只不過小時候在鄉下住的那一段,她見過大人種田的事情,只是有些印象,她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丈夫,能用上的就用上,不都是為了自家好嗎。

積肥就是把一些雜草、莊稼秸稈、糞便、塘泥等東西堆積在坑里,日子久了,就會積成肥料。

轉過年來,李梅讓孟瑞山開始育苗。天還有點冷,孟瑞山自家旁邊挖了兩個深半米、比草簾略窄坑,翻好地后,一塊在里面撒上菠菜種子,另一塊育上地瓜苗。就這樣,白天的時候,兩塊地向陽,太陽一照還算暖和;傍晚時,孟瑞山就用厚厚地草簾蓋住兩塊地,防止幼苗被凍死。別說,這個法子還真好用,沒過幾天,細細的嫩芽從地面冒出,綠茸茸一層,清新的綠意煥發著無限生機。在這枯草還沒縫生的時候,這點綠意就顯得格外珍貴了。

兩個多月后,菠菜已經長成綠油油一片,成了飯桌上一道菜。菠菜雖是家常菜,可李梅家種出的早,分別給娘家和李大娘家送去一些,得了好些夸獎。李大娘還說明年她也早種些,吃了一冬天的白菜蘿卜和咸菜,她都吃膩了,還是吃點青菜舒坦。

地瓜是高產作物,耐干旱,適合很多地方種植,畝產可達幾千斤。

地瓜幼苗育好后,就等著種了。李梅回想前世小時候在鄉下看過的情景,讓孟瑞山把土地細細翻過,然后打好壟,等到四月份種植的時候,將地瓜苗一顆顆種上就行,還要每顆都要澆水,怕幼苗干枯死。

孟瑞山育苗的事情被村里好多人知道了,開始有人說閑話了,說他家有錢了就瞎折騰,只是孟瑞山不去理會。不管別人說什么,我做我的便是了。

有人問他種子打哪來的,孟瑞山便說是逛縣城的時候,從南方的商人那里買的,試試能不能種。不管怎樣,這事受到了全村人的關注。

孟瑞山種地瓜的時候,還有人主動幫忙。許是想著若是能種,種出來是個稀罕物,若是能賣個好價錢,明年也跟著孟瑞山種上。現在幫點小忙,等種的時候跟孟瑞山要點幼苗也使得。

不管別人說啥做啥,好意孟瑞山接著,惡意的他不在乎,主要是他心里有底。媳婦說過,這東西高產,有她這句話做底,孟瑞山義無反顧地折騰自家的地。

不只是地瓜,荒地里用的種子全是農場空間出品,兩口子就等著莊稼成熟后看收成咋樣。

孟瑞山一個人肯定種不完那些地,雇了好幾個人種的。種子粒大飽滿,看上去比自家留的種子好多了。都問孟瑞山種子是打哪弄得。

孟瑞山自然還是那一口說辭。有人跟孟瑞山打趣說,若是種出來的莊稼好,明年讓孟瑞山給他們留點。

孟瑞山應了。這本就是他和媳婦商量好的,若是能讓鄉親們受益,那也是好事一件,算是給未出生的孩子積福了。

李梅的肚子眼看著像是吹了氣一樣鼓起來,臉也越來越圓,看起來比原來福氣一些。懷孕期間她不僅嗜酸,也愛吃辣菜,口味挺重的。都說酸兒辣女,李梅也猜不出肚子里的娃到底是男是女,只是壯壯每次都叫弟弟,還說弟弟生出來后跟他一起玩。

樂得李梅一個勁兒直笑,想讓弟弟陪他玩,還得等個幾年。以后壯壯這做哥哥的,有的是時間陪弟弟妹妹玩。

孟瑞山看著媳婦一天大起一天的肚子,心老是吊著,畢竟這孩子是他一直期盼的。

說起來,原來那個媳婦懷了壯壯,他也很高興。不過那時候他在軍中忙,不會整天回家,沒有現在這樣一天天看媳婦的變化,有時還沖著肚子跟媳婦說幾句貼心話。

這都是李梅讓他做的。李梅知道孟瑞山是個好父親,她希望他不只做個嚴父,能和孩子互動一下,培養父子(女)之間的感情更好。

相比之下,孟瑞山眼下的日子過得比較舒心,李梅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經遠遠超過了原來的媳婦。到不能說是喜新厭舊,不過是李梅做得更好而已。在他心里,李梅不僅能做一手好飯,收拾家務也不在話下,主要是李梅心地好,對壯壯好,現在馬上就要給他添個孩子,他還有什么所求的。

況且李梅有個隨身莊園,孟瑞山不指著這個發家致富,只是這個事情讓媳婦在他心底的位置上升到另一個層次。他覺得媳婦心靈手巧,蕙質蘭心,是上天所賜。他能娶了李梅,是他的造化,他希望以后能跟媳婦相守一輩子,看著孩子成家立業,子孫環繞膝下,享天倫之樂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双面盘是什么意思 三十六码网站 孔帕尼 北京pk10详细走势图 后二万能码48注稳赚 河南麻将规则 时时彩稳赢技巧7年心得 销售单打印软件 时时彩每天稳赚100块 重庆时时全天实时个位计划 大乐透最准十专家预测 幸运飞艇的最稳打法 澳客彩票网 11选5任二稳赚玩法 冰球 黑龙江时时官网lm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