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58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孟瑞山跟人把野豬弄回來后,趁著天沒黑,而且有人幫忙,就忙活著殺豬。就這樣一直忙活到天不早,一直沒時間顧得上和李梅說話。

殺完豬以后,李梅燉了一鍋肉,又炒了幾個菜給幾個大老爺們當下酒菜。又去打了一壇酒,一伙人吃得熱火朝天,大呼過癮。因為李梅燉的肉又軟又滑又嫩,肉香濃郁,吃過后唇齒留香,比起酒樓的菜也不遑多讓。

孟瑞山招呼大伙吃菜:“多吃點,今兒敞開肚子吃,管飽。”

“你別說,要說這做飯的手藝,我看咱村里沒人比得上瑞山媳婦了,都是家常菜吧,人家做出的味道就是好。”

“就是,要是我婆娘能有這手藝,我做夢都該笑醒了。”

“回頭就跟你媳婦告狀,看她還給你做飯吃不,嘿嘿嘿……”某人開玩笑說。

“我又沒說瞎話,我媳婦做飯確實不咋地,還不興讓人說說了……回頭我讓我媳婦來跟瑞山媳婦學兩手,就學會燉肉吃就行,我就喜歡吃肉!”

聽完眾人哈哈大笑起來。

聽到眾人夸獎媳婦做飯好吃,這讓孟瑞山覺得倍有面子,非常高興。他暗自感嘆,有個賢惠能干的媳婦就是好,想想前兩年自個又當爹又當媽的日子,現在的他覺得人生圓滿了。

等人都走后,孟瑞山跟李梅一起收拾。

李梅有點惴惴不安,她不確定丈夫到底知道什么,他會不會問她什么,或者已經發現什么,會不會拿她當異類看,覺得她不是正常人……

不過,在孟瑞山沒做決定之前,李梅只是瞎想,她即使不安,基于對孟瑞山人品的信任,卻沒到絕望的地步。

李梅想,若是作為丈夫的他不能接受自己,那她怎么辦,難道要找個深山老林自己過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適應那樣的日子?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,空間農場的某些東西拿出來吃就是沒辦法圓謊,因為當地根本就沒有。

可是,對孩子李梅總是多了一份耐心和愛心。雖說壯壯不是她親生的,可她真心喜愛這個聽話懂事的孩子。她總覺得農場的東西都賣了可惜,所以留下點自己吃。壯壯這么小,需要各種各樣的營養,古代的飯菜水果等太單調,沒有什么好挑嘴的。她覺得賣了可惜,才偶爾拿出些來吃的,已經盡量不讓人發覺了,沒想到瞞不過朝夕相處的丈夫。

等壯壯睡著以后,夫妻倆也上床睡覺。李梅一直在等著丈夫的問話。

果然,等兩人躺下之后,孟瑞山撫著媳婦的秀發,沉了沉,就問了:“媳婦,你是不是經常給壯壯東西吃,能告訴我東西是從哪里來的嗎?”

李梅躺下的身子一僵,孟瑞山不可能沒感覺。她沉思了一下,才決定把一部分真相告訴丈夫。既然丈夫發現了什么,不說的話可能兩人之間會留下隔閡,這樣很不好。可她又不想全說出來,尤其是本身換了一個靈魂的事,這事她打算隱瞞到底。

“那個……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跟你說,怕你把我當妖怪。其實,就是我去年大病一場醒來后,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一項能力。”

李梅想了想,組織了語言繼續解釋:“就是身上突然有了一個別人看不到的類似小莊園的地方,可以種各種各樣的東西,不分季節,不分種類,什么都能種,產量還很好。能種糧食,也能種瓜果蔬菜。我這么說你能理解嗎?”

李梅不確定丈夫有沒有豐富的想象力,能不能理解空間農場的意思。畢竟這里不像現代,不是隨身空間小說泛濫的時代。依照古人那刻板的思想,能不能想通還不一定呢。

“其實,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那天醒了后,我才發現的。”李梅怕孟瑞山聽不明白,只好重復這句話。

孟瑞山真沒想到事實會是這樣。他還以為媳婦有憑空變出東西的能力,還能把人變沒。沒成想媳婦的能力更逆天,竟然有個小莊園,還能種很多東西,太神奇了。他早就覺得媳婦不一般,沒想到竟然有這般神賜的能力。

是的,孟瑞山把李梅的能力當做神的賜予,媳婦就是那個被選中的幸運兒,被老天爺選中,賜給了這項能力。這也不怪他有這樣的想法,不然還能有更好的解釋嗎。

不過,孟瑞山除了對媳婦的神奇能力表示驚訝以外,更多的是擔心。他不擔心這神奇的能力會不會被收回去,比起這個,他更擔心他的媳婦會不會被怎么樣,這樣想著,他就問了出來。

“小梅,你有這么神奇的能力,會不會被怎么樣?”孟瑞山看李梅迷惑不解地看著他,根本不明白他問的什么意思,又解釋道:“就是你會不會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,或者是被派去做什么事,不能留在我身邊?”

李梅聽丈夫先這樣問話,心底稍稍松了口氣。聽這話表示,他這是擔心她對吧,以為這能力是什么厲害的神仙賜給她的,才擔心她會被帶走或者被派去做事。即是這樣,她就盡量多告訴他一些吧。

“應該不會,自打那次生病好了以后,我身體一直很好。小莊園只能種東西……對了,還能養雞鴨養牛羊等家禽家畜,有水,也能養魚……除此之外,根本沒什么別的用處,就這能力,能被誰指派,我看就能自家換著花樣吃東西。以前,我不敢拿出太多東西來吃,怕被人發現。只是看著壯壯小,才給他些弄些水果吃,別的就沒什么了。”

孟瑞山把李梅緊緊摟在懷里,慶幸地說道:“幸好你還有點警覺心,若真被有心人知道了,把你抓去做什么不好的事也說不定。”

李梅好奇地問:“就這,能做什么不好的事。”

“傻子,若是關起你來,天天讓你種東西,讓你種一輩子,那你怎么辦?”

這倒有可能,那她就只能自個躲一輩子了。可是想想,若是一個人過,沒有現在的日子舒服,相比之下,她不愿意了。若是沒成親前,自個當個老姑婆,也就湊合一輩子了。現在有了疼寵她的丈夫,還有個可人的孩子,她不舍得離開他們了。

李梅悶悶地說:“我以后會注意。也就是在家里,我偶爾拿東西出來吃。在外面我可不沒這樣做。就是原來家里窮得時候,我都是想辦法賺錢,沒敢拿里面的東西出去賣。”

“你自己知道注意就行,還是盡量少用里面的東西吧。幸好壯壯還小,不怎么記事。下次再給他那東西吃,就說我給他在外面買回來的,免得壯壯說漏嘴,讓外人看出端倪。”孟瑞山還是擔心地囑咐媳婦,就怕不小心被人知道,那樣他家可就沒好日子過了。

孟瑞山是很疼兒子,可這也得分什么事兒。很顯然,這事不適合讓孩子知道。不只是擔心壯壯會說漏嘴,還有,壯壯長大以后會娶媳婦,誰知道到時候還是不是跟李梅一條心。而且,李梅是跟他過一輩子的女人,是他媳婦,自然該由他保護,有事他擔著,有事他頂缸。

兒子是孩子,不可能跟他過一輩子,孩子有自己的日子要過。能給的都給他準備好了;不能給的,還是什么都不讓他知道好。媳婦才是陪他走到最后的人,他不是什么都分不清的人。現在他只希望能和媳婦白頭偕老,他可不希望自己又當了鰥夫,或者是媳婦莫名其妙不見了。看來得趕緊讓媳婦生個孩子,有了牽掛,媳婦就不會輕易離開他;就算媳婦萬一不見了,有了孩子,她總會回來的。

媳婦有這樣的能力給孟瑞山帶來了恐慌和緊迫感,他現在急迫地想抓住眼前的一切,于是他熄了燈,摸索著脫媳婦身上的衣服。

“小梅,天不早了,咱還是趕緊睡吧,有事明天再說。”說著,孟瑞山吻上她的唇,唇齒相依,極盡纏綿。

“不是還沒說完嗎,你就沒別的想問了?”李梅覺得這事不算是小事,丈夫怎么說到這里就這么算了,她還以為他會好好盤問一場呢,今天她可是做了不少心理活動,就為了應對他的盤問。可是,他現在這舉動……這就問完了?李梅摸不著頭腦,實在不明白孟瑞山怎么想的。

“急什么,你在這里,有什么事明天再說不遲,咱們還是抓緊時間生個孩子吧。”孟瑞山說完,身子輕輕覆媳婦身上,雙手也開始不老實地游走,到處惹火。

李梅被丈夫的突如其來的舉動弄懵了。不是說著事嗎,說完了嗎,怎么說親熱就開始了?還有,怎么又說到生孩子的事了,這兩者之間有關系嗎,話題轉得好快,她想不明白,怎么扯到生孩子上面了。

李梅覺得有點莫名其妙,不過,她的思緒很快被丈夫火熱的親吻給壓下了,身子越來越熱,渾身酸軟無力……最終癱軟在丈夫的身下。

這一夜孟瑞山熱情如火,霸道地需索著李梅的一切。到了后來,李梅的體力跟不上,實在是又累又困,只好跟丈夫告饒了,求他今晚放過她,明晚再由著他。就這樣,孟瑞山都沒饒過她,賣力地把媳婦要了一次又一次,陸陸續續糾纏了她一夜。

孟瑞山摟著媳婦瞇了一覺兒,天就大亮了。他知道媳婦昨晚累壞了,輕輕起了。他也累,想到昨夜的纏綿,心里就跟偷吃了蜂蜜一樣甜。

早上起來他后先打掃院子,又給壯壯穿好衣服,囑咐兒子不要打擾娘親睡覺,隨后又去做飯。自打和李梅結婚后,孟瑞山卸下了煮夫的擔子,全都交給媳婦。這還是婚后他破天荒第一次做飯。

孟瑞山想,給媳婦做點什么好吃的呢?思來想去,他的廚藝有限,就煮了粥,又蒸了兩碗雞蛋羹,還把昨晚媳婦燉的肉熱了熱。

孟瑞山跟兒子吃了早飯,就把媳婦的那份溫在大鍋里。鍋底的火雖然熄了,余熱會發揮作用。要是涼了,添把火就能吃飯,很是方便。

孟瑞山看媳婦睡得正香,沒打攪她。他盛了一小壇熟肉,又割了一大塊生肉和排骨,放在一個大提籃里。然后關好大門,孟瑞山領著兒子去老丈人家送肉了。

李梅可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,起來后感到雙腿酸軟無力,渾身上下不得勁。她心里懊惱又羞澀,覺得孟瑞山太孟浪了,怎么突然發瘋似地要了她一夜呢?以往也就一兩次,昨天沒完沒了地折騰起來。她這剛想睡著,他就又開始欺負她,反反復復,一直沒歇下,把她累個半死。這都比過麥干活累,再來一晚上,說不定她的腰就斷了。

李梅想著一會兒不給孟瑞山好臉色看,誰讓他不知節制,胡亂來呢。沒想到起來后家里沒人,兩人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李梅看看關好的大門,搖搖頭回去洗臉了。看到鍋里的熱著飯菜,她心里涌過一陣熱流,燙得她微微發顫。還知道疼她,不然三天不讓他近身了。

李梅發現家里的肉少了一些,猜到孟瑞山可能帶著壯壯回她娘家了,隨即不再多想。

李梅摸摸自個的肚子,想著昨晚孟瑞山那么賣力,就是不知道孩子有沒有在這里安家。想了一會兒,她覺得孩子的事情得看緣分,強求不來。成親后,兩人一直在一起,又沒有避孕,這都一年了,怎么還沒有信呢。現在什么都跟孟瑞山講開了,知道他心里向著自己,李梅感到很幸福,這種平淡又溫馨的日子正是她所追求的,若是再有個孩子就好了。

孟瑞山可是打算好了,眼下最要緊的是趕緊讓媳婦再給他生個孩子,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。他回來后看媳婦老是惱羞地瞪他,那嬌俏的模樣只惹得他心癢癢。

李梅自打成親后,娘家的事情又孟瑞山擔著,基本沒啥操心的事情,養的越發好看了。當然,這只是和以前相比而已,她還沒有美到讓人心驚的地步。只是她比原來更白了,皮膚比原來更細膩了,身子骨好像長開了一般,像一朵剛剛盛開的茉莉花,清新怡人。

孟瑞山長相比較成熟,看上去比李梅大了十歲左右。兩人站在一塊兒,他就想老牛吃嫩草的那個男人。再加上發現李梅的好兒越多,他就越屬意她。又因為比李梅大幾歲,所以他打心底想處處讓著她,疼寵她。因為他發現,只要他對她好,她會加倍對他更好,還有壯壯。

不管是作為妻子還是繼母,李梅的作為讓孟瑞山很是歡喜。現在他只希望兩人能相互扶持,相守到老,等老了以后,兒孫滿堂,圍在膝下……

孟瑞山既然打算讓媳婦要孩子,夜晚自當加倍努力,以至于李梅每晚都開始跟他玩斗智斗勇的游戲。李梅覺得孟瑞山縱/欲過度對身體不好,勸說他,他都不聽。她只好拿出又拿出一床被子,晚上鋪兩個被窩睡覺。

孟瑞山豈會隨她的愿,倆人睡覺去就跟孩子一樣鬧一陣子。你爭我搶的,孟瑞山非要跟媳婦睡一起。李梅死死拽住被子不讓。李梅的力氣當然比不過孟瑞山,每每都讓他得逞。還有,有時候孟瑞山明明答應睡覺前不碰她,可等她睡熟了,孟瑞山會偷偷在她身上點火,讓她迷迷糊糊中被他給得逞。

李梅想,看來是她懷不上孩子丈夫不會罷休了。李梅覺得好笑又無奈,她也想讓孩子早點到來,好讓孟瑞山結束這甜蜜的折磨。可這不是她想想就能辦成的事兒,李梅想著想著不禁想歪了,難道她不孕?想到這里,李梅心里有點恐慌。

就是是想過她可能不孕,李梅還是盡力讓自己懷上孩子。能懷孕不要孩子是一回事兒,不能懷孕又是一回事兒,畢竟,沒有不愿做母親的女人。想到不孕癥,李梅終于不淡定了。

李梅開始盡量調節家里的飯食,提高飲食營養。就連芹菜都不吃了,前世她從網上看過,好像芹菜能殺死精子。她自個多吃水果蔬菜,動物肝臟等,她還換著花樣吃魚,聽說吃魚的孩子會聰明,孩子將來聰不聰明她不知道,反正她盡力而為。

經過兩人多番努力,三個多月后,李梅終于懷上了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捕鱼游2019微信提现的 北京塞车pk1o计划全天 双面盘1.999的彩票网 3d字谜太湖钓叟汇总今天 欢乐生肖开奖网址 七乐彩最精准专家计划 重庆时时彩网 福中心老时时 安卓版pk10计划软件下载 pt电子游戏户 北京pk10挂机投注心得 太子中心前后六肖 重庆时时彩是合法的吗? 玩彩怎么做到稳赚不赔 麻将规则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