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53章 意外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53 意外

“姐,你咋又送東西來了,咱家現在的日子好多了,你這隔三岔五地送吃食,又得讓人說閑話了。”李香見到姐姐很高興,有些慶幸姐姐嫁到自己村里,什么時候想回娘家都可以。

“有人說閑話了?”李梅把竹籃放到桌上,平靜地問道:“都說啥了?”

李梅住得偏一點,周圍沒鄰居,也不串門,跟李大娘家倒是來往的勤快,可李大娘不是亂嚼舌根的人,所以她沒聽到一點不好聽的話。要不是李香忍不住了,她怕是最后一個知道的人了。

“姐,那些多嘴多舌的氣死人了,老是背后說人閑話。她們說咱家燒高香了,姐姐才能嫁給孟大哥;還說咱家沾了孟大哥家的便宜……那些人看咱家日子越過越好,眼紅了,張嘴說什么的都有,真氣人!”李香撅著嘴巴,氣咻咻地說著。

李梅也沒辦法,嘴巴長在別人身上,她還能不讓人家說閑話了,“你權當沒聽見,管那些做什么,不過是有人眼皮子淺,眼紅罷了。咱自個過日子,誰還能管著咱吃喝了。”

“往年咱家日子不好過的時候,也沒見哪個幫忙,恨不得離咱們家人遠點;這會兒咱家好過了,不是想沾點便宜,就是說些閑話。香兒,記住了,日子是給咱自己過的,過好過壞全憑自個。那些難聽的話聽了過過耳就行,別往心里去,她們這是嫉妒咱呢。”李梅才看不上那些長舌婦,不想讓那些烏七八糟的話入耳,用腳趾頭像想都知道,都知道她們說什么。

誰心里都有一桿秤,誰對她好,誰又對她不好,她都記著呢。她不是忘恩負義的人,可也不是軟弱可欺的,再說現在還有孟瑞山在,誰想欺負她家也得掂量一下。

“我知道了,姐,不說那糟心事了,弟弟念書很用功,前個我去給他送蓑衣,夫子還夸獎他了呢。”李香和姐姐說起弟弟的學業,高興地很,比起她自己得了什么好東西都要開心。

弟弟能有出息,兩姐妹都高興。李梅是盡一個姐姐的責任,她接收了這個身體,就盡量讓李家越過越好;李香作為一個純古代女人,根深蒂固的思想中,弟弟有出息,做姐姐的不僅臉上有光,將來說不定還得指望弟弟呢。女子嫁人后,若是遇到個好婆家,娘家還不顯;若是嫁到厲害的婆家,娘家的作用就大了,要是受到什么委屈,還得指望娘家撐腰呢。

李家如今日子好過了,村里人也不再用瞧不起的眼神瞧幾個孩子,李香的性子變得開朗了些,不像原來那樣怯懦無知,在李梅的可以引導下,受了欺負知道反抗,不會悶不做聲,自己解決不了的,就告知大姐,在李香眼里,李梅幾乎就是萬能的,她打心底知道,如今家里富起來,全靠大姐想的法子,就連老爹,也會聽取姐姐的意見和建議。

李香看大姐又做了魚丸,連忙和大姐請教:“姐,這和你做得豬肉丸差不多吧,是不是做法也相同?”

李香很喜歡姐姐做的美食,每次大姐做了新鮮的吃食,她都細心學習,她知道,只要她學會了,就是一門手藝。沒看大姐就是依靠吃食賺錢嗎,她想盡心跟大姐學,這樣不僅可以做給家人吃,還可以幫助家里添些進項。

現在都是李香做成成品吃食,讓老爹拿到集市上賣,生意還不錯,每月能賺些銀子,比起種地來是強了不少。

“嗯,做法差不多,改天看我做一遍,你就能學會。”李梅從不藏私,她腦子里賺錢的法子多了,教會自家小妹點皮毛,根本沒啥,這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嗎,畢竟娘家窮了,她臉上也不好看。

“大姐,你做飯越發精細了,看看這魚丸,一個個白嫩嫩的,溜圓兒,看上去就很好吃。做得這么精細,是給壯壯準備的吧?姐,孩子呢,怎么沒跟你一起來?”

“跟你姐夫去地里逛了,還沒回來呢。”

“姐,咱爹前天趕集,還給壯壯捎了包點心……”

李家自從有了來錢的進項,生活條件改善了很多,從衣食上就能看出來。

李香被養的不錯,不僅臉上有了光澤,身條也抽高了少許。俏生生的小姑娘,頭上簪了個梅花形的銀釵,身著翠煙長裙,靈活的眼眸慧黠地有神,兩鬢的發絲調皮地隨風舞動,說到高興處,嘴角翹起時,唇邊會露出小小的酒窩。

其實李梅三姐弟長得不錯,雖不說是很漂亮,養過來以后沒了以往的賴樣,看上去都清秀可人,可能是隨了去世的娘親。反正從李老爹那滄桑的臉上,看不出姐弟三人的相似之處。李老爹老實木訥,倒是很疼孩子,對兩個閨女也很好,沒有嚴重的重男輕女思想。

這半年來,李梅沒少出主意往家劃拉銀錢。太離譜的主意她不敢出,就緊著各式各樣的鹵肉、香腸做了賣。現在十里八鄉都知道,李家的鹵肉是當地一絕,味香濃郁,吃了還想吃。就農家而言,偶爾能吃點鹵肉改善伙食,那就是日子過得紅火的。往年李家日子難過的時候,一年到頭難吃上點葷腥。現在可好了,就憑家里做這點小買賣,也委屈不了幾張嘴,難怪有人看李家日子好過了,各種羨慕嫉妒恨冒出來,什么閑話都有。

日子就這樣平平淡淡地度過,平凡而不失真實,讓李梅沒了靈魂穿越的失真感覺,這一切意味著不是夢,生活中處處留下了她存在的痕跡。

風起微瀾,生活中不時冒出點意外,打破如今的平靜生活,如一顆小小的石子投入一池湖水那般,掀起細小的浪花。

這天,李梅想和孟瑞山一起上山,她早早起來做好飯,飯后把壯壯放到李大娘家托人照看,夫妻倆就一起上了山。

山上青草茵茵,綠樹成蔭,五顏六色的野花和樹林相映成趣,偶然間竄出的野兔、山雞等,不時讓李梅驚喜一把。由于怕嚇跑獵物,李梅不敢出聲,就拽拽孟瑞山的衣袖,用眼神示意他趕緊行動。其實孟瑞山火眼金睛,比李梅機警多了,又是打獵老手,早一步就發現了獵物的痕跡。他任由媳婦指使他,還頗為享受這種樂趣,他臉上可看不出任何愉悅的表情,心里可高興著呢。那對夫妻都不想過相敬如冰的生活,夫唱婦隨才是美事。

前幾天下過雨,草樹茂密的地方地上很潮,一簇簇野蘑菇紛紛冒出,讓李梅“見獵心喜”。她想起了野雞燉山蘑,味道絕對正宗,滋補又有營養,老少皆宜。而且蘑菇可以曬干備用,正好冬天青菜少,可以多采些,省得到時候沒菜吃。

李梅的空間里倒是有青菜,可她不敢明目張膽的往外拿,都是做成一點半成品或成品,拿出來給壯壯解饞,比如水果晾成果干等,味道不是很純,哄孩子足夠了。

“這里蘑菇可真多,太好了,咱們多采些,回去曬干成干菇,可以存放時間長些,就算冬天也有菜吃了。”李欣先是露出一臉欣喜的神色,接著又皺皺眉頭,問道:“瑞山哥,你知道怎么區分蘑菇是不是有毒嗎?”

前世李梅只吃些常見的平菇、香菇、草菇、金針菇之類,這些在各大超市都有賣,李梅僅僅認識這些。至于蘑菇是不是有毒,她還真不太懂。

“這個我知道,毒蘑菇大多顏色鮮艷,你看這種,黑紫色的,就不能吃,再看這種……”孟瑞山找出幾種樣品對照,生怕李梅認錯,“你要是想吃蘑菇,以后我打獵的時候順手采點就夠吃的,不用你自己來,山路不好走,別崴了腳。”

這話讓李梅羞紅了臉,她又想起了上次的事,那次她不就是掉進陷阱崴了腳嗎。

“我就是想上山來看看,老是悶在家里有些無聊。”李梅其實想找些食材,能和空間里對應起來的東西,就算拿出來也不會太顯眼。

孟瑞山聽了這話,心下默然。他知道李梅不喜歡串門聊天,只和幾家走得較近。平時除了照顧壯壯,就是做些家務,弄些熟肉讓老爹和他干基賣掉。他看出來,李梅的性子一點都不張揚,比較平和隨性,只要不是惹毛了她,一般她都不會太計較。

孟瑞山其實心里很高興,媳婦會過日子,做飯又好吃,除了做衣服差點,家里給她收拾的干凈利落。尤其對壯壯真心實意,他最是感激,他現在越發喜歡媳婦了。媳婦的好,都是從生活中一點一滴慢慢發現的。她人好,他也想寵她,對她好。

“既然這樣,你悶的時候,就跟我出來逛逛。自己可不能來山里,里面很危險,有狼、虎,我就遇見過……”孟瑞山和李梅講起他遇到過的驚險。

李梅當然不敢大意,她仗著有空間。想去山上看看,還不是吃了虧,差點回不了家。現在她也學會依靠丈夫,有事丈夫服其勞,逞能是要看時候的,她最識時務了。

孟瑞山背著弓箭,時刻觀察周圍的狀況。他自己不擔心什么,就怕竄出個厲害的家伙傷了媳婦。現在還不到深山,一般遇不到猛虎、野狼。媳婦要求跟他出來一趟,他怎么都得保護好她的安危,不敢掉以輕心。

李梅只知道淺薄的一點知識,毒蘑菇好像多是顏色鮮艷的,她因為好奇,在網上看過幾張毒菇的圖片,可是因為時間過去好久,再加上她沒怎么在意,已經記不起多少了。若是她知道有這一天,說什么都得多記點用得著的東西,不說在古代混得風生水起,起碼弄出點什么,自己受益,現在說什么都晚了,只好請教原住民孟瑞山了。

李梅聽孟瑞山講過不少過去的事情,知道他小時候為了填飽肚子,經常出去找吃的。他又不偷不搶,只好去山上弄東西吃。那時候不大,嫂子克扣他的飯,他餓得實在忍不住了,先是在山腳下找野菜充饑,后來膽子慢慢變大,就在山的外圍逮只野雞兔子什么的烤了吃。當然,這一切都是偷偷進行,都是他出來割青草干活的時候做的。還有一些半大孩子,幾人使點手段弄點野味解饞。

后來,孟瑞山長壯實了,學會了打獵的手段,才能經常吃上肉。再孟大嫂的刻意打壓下,好在孟瑞山沒長歪,磨練成了堅韌不去、吃苦耐勞的性子,這也是他能從邊疆安全回來的原因吧。他比平常孩子更懂事,更珍惜現在的生活,嬌妻小兒都在身邊,沒有比這更舒適的日子了。

所以,對孟瑞山來說,后山簡直就是他的狩獵圓,沒有比他更熟悉的了。只要不是遇到群攻的野獸,這里對他來說很安全,還是他狩獵的樂園。

因為李梅跟著,孟瑞山走得慢了許多。李梅采了不少蘑菇,還摘了一些野香椿、花椒芽等,摘了滿滿的一籮筐。孟瑞山也收獲了幾只小獵物,都是野雞和兔子。因為顧慮媳婦,怕遇到猛獸,就沒往深山里走。他看看太陽升起的方位,約莫快到午時,就提議下山。李梅看自己收獲頗豐,就同意了。

上山容易下山難,孟瑞山把李梅背的筐自己背上,幾只獵物捆在一起提著,另一只手牽著李梅下山。他默默地做得一切,李梅都看在眼里,記在心里。到現在為止,兩人之間雖不說是如膠似漆,卻互相尊重,相互扶持,好似清澈的小溪里緩緩流淌的水,透亮卻沒有風浪。李梅總有種老夫老妻的感覺,不過,這種感覺,李梅很喜歡。

李梅本身就不是好出風頭的性子,若不是被逼無奈,她也不會為一家生計奔波,強勢趕走欺負她的潑婦。好在有了孟瑞山這張“長期飯票”,還很穩定,讓她也能平靜下來喘口氣。李梅回想起兩人之間的幾次相遇,嘴角浮起一絲淡淡的笑意。

孟瑞山帶著李梅走了一條近路,快走到山下的時候,他聽到一絲異樣的呻/吟聲,乍一聽,他還以為是是陷阱里有受傷的野獸在叫,就想拉著李梅過去看看。剛走兩步,他就聽著不對勁,這哪是野獸,這是倆“人獸”。

李梅也聽出來了,沒想到這民風保守的古代,還有人在山上偷著妖精打架,這野戰的地兒真會選,怎么偏偏讓他們夫妻遇到了呢。興許是那倆人太投入了,又或許離得遠點,他們根本沒發現孟瑞山夫妻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棋牌赢钱游戏 足球14场胜负彩开奖结果 28杠生死门8个口诀 重庆时时怎么注册 pk10为什么一押大就输 双色球头投注 麻将技巧口诀 广东时时投注站 网上真人龙虎技巧稳赢 pk10冠亚和值大小技巧 全网最早原创36码特国网址 北京pk10亚军走势图 百人炸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怎么看快三要出长龙 易游eu8com网页登录下载 彩票快三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