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46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情意繾綣,春宵苦短,帷帳中柔情萬千。

孟瑞山溫柔似水地對待李梅,把她視若珍寶一般愛|撫。在暗夜中,他在那柔軟白嫩的身子上,用唇和雙手留下密密麻麻的痕跡。他眷戀她的甜美,喜歡她的芬芳,聽到她的嬌柔婉轉,他的心情澎湃,克制不住自己,帶領她共同體會那極致舒爽的快|感,奔向一波又一波的□狂潮。

孟瑞山身體壯,體力好,一次就把李梅折騰個夠,讓她手軟嬌軟地沉沉睡去。在李梅半夢半醒之間,孟瑞山又情不自禁地要了李梅兩次,把李梅累得哼哼嗯嗯,直說不要,他們這一折騰就到了大半夜。

孟瑞山在緩解了幾年來壓抑的身體欲|望,平復了內心的激蕩心情以后,聽到李梅那邊傳來平和穩定的呼吸聲,還以為她睡著了,就起身點燈,打來一盆清水,為她出去身下歡愛過的痕跡。

當他看到自己在李梅身上留下那些明顯的朵朵紅印時,差點忍不住再來一次。幸好他還有點理智,知道李梅是初次承歡,及時控制了自己,沒撲上去再做幾回。孟瑞山還是怕把李梅累壞了,讓她的身子收到傷害。要是她因此懼怕歡愛,那就得不償失了,這事他們以后有的是時間慢慢磨合,他會讓她也喜歡上的。

李梅是身體很累,累得手腳都抬不起來了。可她不是塊木頭,更沒有睡死。剛換地方,她怎么著都得適應一下。孟瑞山剛把燈點著,她就看到了他那壯碩的身量,強勁有力的肌肉,倒三角的身材,無疑是個健壯美男,即使在微暗的燭光下,也晃花了她的雙眼。看孟瑞山要轉身,嚇得她趕緊閉上眼睛,一動不動。

當孟瑞山輕手輕腳為她擦拭身體時,那微微的涼意和羞人的舉動刺激著她,讓她差點坐起來。她的感覺很敏銳,真想讓孟瑞山停手,可她怕一出聲,那時她面對的情景會更尷尬。還有,誰知道孟瑞山會不會再來一次。要是再來一次,她可真是不行了,明天直接在床上躺著算了,不用起床了。

孟瑞山收拾完,自己也洗了一下,然后就熄燈上床睡覺了。他伸手就把李梅攬在懷中,抱著她睡下。李梅開始還不敢亂動,縮在他的懷里。后來她實在太困了,支撐不住迷迷糊糊睡了。

李梅自從來到了古代,就養成了早睡早起的習慣。每天早晨一到點,她就會醒過來。這不,當她意識回籠的時候,她首先感受到的是身邊有一具溫熱的身軀,當他睜開眼睛時,看到了結實的胸膛,此刻的她和孟瑞山手腿相纏,緊緊用擁抱在一起。

李梅一抬頭,就看到一張含笑的俊臉。沒錯,就是俊臉,略帶一絲酷酷的味道,讓他看起來很有魅力。飛揚的劍眉,直挺的鼻梁,薄薄的嘴唇,刀削似的臉龐,這樣的他看上去就和古裝劇中的大俠一樣。這樣一張俊臉,配上他難含笑的眼,看上去比以往柔和很多。這樣的他魅惑了李梅,讓她在他身上感到一種俠骨柔情的韻味。

“小梅,你醒了,感覺怎么樣,身子還疼不疼?”孟瑞山一見李梅醒了,立馬殷切的詢問。他還躺平身子,把李梅翻過來,讓她躺在他身上,輕柔地摸著她的腦袋,就像是安撫她一樣。

李梅埋在他的懷中,悶悶地說:“好了,我想起來。”

她掙扎著就要直起身子,孟瑞山把她按住說:“乖,別亂動,除非你還想再來一回。”

李梅一聽這話,果然不敢亂動了。

孟瑞山繼續追問:“還疼不疼?要不你再歇會兒,反正家里也沒別人。”

昨晚他連續要了她三回,這會還真怕把她給累著了,不如讓她多睡一會。

李梅看他不肯罷休,有點羞惱地跟他說:“昨晚很疼,現在不疼了,我得起來了,你還不去接壯壯回來,孩子不黏你嗎?”

“沒事,壯壯早就習慣了,他這會肯定跟李大娘的孫子玩呢。你真不疼了?”孟瑞山看到李梅紅著臉悶悶地點頭,然后把那毛絨絨的腦袋藏在他的懷中,心里軟得一塌糊涂。

孟瑞山又一翻身,把李梅壓在他身下,不住地說:“不疼才好,不疼才好……”他說著這話,就想著是不是可以再來一次。

早晨的欲|望是強烈的,他現在有了媳婦,終于不用太壓抑了。他就這么一想,嘴巴就不自由自主地吻上她的唇。

李梅被他壓得不能動彈,,只能搖擺自己的腦袋,說道:“不要,還沒有刷牙。”

“沒事,我不嫌棄你,你的嘴巴很甜,真的。”

李梅搖來擺去,還是讓孟瑞山給得逞了。孟瑞山戰勝了體力不支的李梅,再次覆上她的身,再次在她身上點燃欲|望的火焰,讓她為他嬌|吟,為他酥軟,為他情動……

怎么說,初嘗情滋味的李梅都不可能是孟瑞山的對手。所以,孟瑞山就跟偷了腥的貓一樣,又得逞了一次。

事后,氣喘噓噓的李梅懊惱地捶了孟瑞山的胸膛幾下,就跟給他撓癢癢似的,一點都沒讓孟瑞山感到疼痛,反而讓他覺得李梅可愛。他抓住李梅作怪的拳頭,感嘆地說了一句:“小梅,有你真好……”

李梅嬌羞又傲嬌地說:“我當然知道我好了。你快點起來,真沒正經,這都什么時候了,你還不去孩子!去晚了,讓李大娘怎么看我啊。”

他們早晨折騰這一次,再不起床,可就日上三竿了。李大娘看孟瑞山到現在還沒接孩子,一尋思就知道怎么回事,肯定是覺得小兩口恩愛得不行。李梅可是覺得她丟人丟大發了。

孟瑞山看李梅一再提醒他去接壯壯,怕去晚了壯壯不樂意,知道她是心疼孩子,心里越發高興。他瞧著媳婦被他恩愛過的那嬌艷艷的臉,心里涌起一股無限滿足的感覺,“我這就去,你再歇會兒。”

孟瑞山起身穿上褲子,他回頭又在李梅耳邊說了一句:“咱倆早點給壯壯生個弟弟妹妹,讓兩個孩子做伴。”

這話把李梅給羞得,只把被子往臉上蓋,嘴里還說著:“你走吧,趕緊地。”然后又來了一句:“你別忘了洗洗再出門,不然壯壯肯定嫌棄你。”

孟瑞山懂李梅的意思,知道她可能是怕兩人身上歡愛的味道讓孩子不舒服。“行,我先去洗洗,等我接壯壯回來,咱們再弄點飯吃。”

孟瑞山光著上身就出去沖涼了,好在他身體壯,天氣又暖和不少,他沖個冷水澡不會感冒。

李梅聽到院中傳來嘩嘩的水聲,有點小郁悶:這人怎么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,大清早就沖冷水澡,等人老了,還不得落下腿疼腰疼的毛病,真是,以后得看著他點。因為他現在是她丈夫,以后他就歸她管了,這樣的壞習慣得改。

說起來,李梅雖然不是因為愛上孟瑞山才嫁給他,但兩人一發生實實在在的親密關系,她就對他有了異樣的感覺,就好像她屬于他,他也屬于她一樣。他們已經是密不可分的一對,現在綁到了一起,將來還會一起度過一輩子。這樣,李梅就在無意的情況下,就對孟瑞山多了一份依戀的感覺。

而此刻心情舒暢的孟瑞山,對他新娶的媳婦李梅很滿意,知道自己撿了一個寶貝。他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古代男人,又是個強勢的人,自然有很強的大男子主義。當他一發現李梅是處|子之身,就心存竊喜。這對他來說,就像是自己花錢買了一塊棉布,拿回家卻發現是一塊錦緞一樣,算是白撿了一個大便宜。說實話,這樣的事情,放到哪個男人身上,他都會高興。

雖然他不介意李梅嫁過人,可哪個男人不希望自己是媳婦的第一個男人,還是唯一一個男人。他本來想,不能做第一,但他做她以后的唯一就好。沒想到,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,更是她的唯一。這對他來說,確實是好事。他不知道林家老三在李梅心中是什么地位,但他今后要做的就是,對李梅加倍好,好到讓她只想著他,為他生兒育女,跟他過一輩子……

孟瑞山沒有在他洞房之夜問李梅為什么沒圓過房。這事他不能問,他要是提,那他就是個傻子。有哪個男人喜歡在洞房夜和媳婦提起別的男人,而且這人還是媳婦的前夫。他很明智,所以他不問,也許以后找機會問,或者是李梅會主動告訴他。但是對他來說,知不知道以前的事情不重要,重要的是李梅現在屬于他,未來是他的媳婦,將來兩人同槨共棺,生死都做夫妻,這對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。

李梅醒了就躺不住了,她也起身穿上衣服,開始收拾床鋪。當她看到沾血的床單時,心里泛起一股不知名的滋味,有點失落,有點傷感。她拿著床單出了房門,準備拿去泡到盆里洗洗。

孟瑞山看到了床單,就動手拿了過去,“這個給我,等有空我洗就行,你不用管了。”

他說完,就把床單拿到另一個屋里藏了起來。這東西得留著,因為這對他來說是個驚喜。

“小梅,我去接壯壯,你隨便坐會,回來我弄飯吃也行,家里還有不少剩菜呢。”

孟瑞山說著就出了門。李梅站在院子里,開始打量她未來生活的家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北京pk10官网计划 腾龙分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广东11选五计划软件是真是做 手机怎么能机选双色球 足球手游 双色球技巧中6红方法 在微信群赌博输了怎么办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平特三肖至一肖必中 百人棋牌 浙江快乐时时开奖号码 快3网上投注平台官网 真人二人麻将 买双色球的技巧 时时彩单双大小有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