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45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孟瑞山進到屋里,就看見李梅坐在床上等著。他過去掀起她的紅蓋頭,就看到李梅那張嬌嫩的臉,看上去像個好吃的水蜜桃一樣,讓人一看就有想咬一口的欲望。孟瑞山怔怔地看著她,心想,終于把她娶回家了。

李梅面對孟瑞山,腦中一片空白,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該說什么或者該做什么。兩人一時相對無言,李梅是不知道說啥話,孟瑞山是看傻了,忘了說話。

總不能這樣繼續沉默下去,李梅提起話頭問:“壯壯呢,怎么沒見著他?”

雖然她聽到壯壯被李大娘帶回家了,就現在而言,這無疑是個很好的話題。

“給李大娘抱走了,今晚不回來了。你餓了吧,來,趕緊吃點東西。”

“要不你把他抱回來,他在別人家能愿意嗎?”李梅不死心,她覺得壯壯在家最好,說不定今天就不用洞房了。她還打算能拖一天是一天呢,一想起洞房,她確實有種莫名的拒絕,可能這就是結婚恐懼癥吧。

“不用,今天可是咱們的洞房花燭夜,李大娘特意把他抱走了。壯壯很聽話,他在李大娘家睡過好多次了,不會哭鬧的。”孟瑞山今天可不想讓兒子來打擾他的洞房,一來他覺得要是壯壯在,那樣顯得對李梅不尊重,二來他幾年沒開葷了,今個娶了媳婦,他再不做點什么,他就不是男人了。

李梅見這事無望,就不再提起,她再堅持讓壯壯回來,誰知道孟瑞山會怎么想啊,還是趕緊填飽肚子要緊。至于洞房,到時候再說吧。

桌上是早已擺好的酒席,孟瑞山讓李梅坐到椅子上吃飯,此外還有給新婚二人準備的交杯酒。李梅餓狠了,不顧孟瑞山怎么看她,拿起筷子就吃起菜來。她撿著喜歡吃的菜吃了一些,很快就吃飽了肚子。

孟瑞山一直看著她,看到她那張秀氣的小嘴一張一合,快速又體面地吃著東西,樣子很好看,看著一點都不粗魯。他是越看越開心,總感覺李梅越看越好看,和別的女孩一比,有種不一樣的感覺。

孟瑞山看李梅放下筷子,他把酒斟上,說:“小梅,喝了這杯交杯酒,咱們以后就是夫妻了,以后咱倆好好過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
樸實的話語卻代表了他真誠的心意,孟瑞山不會說甜言蜜語,但他是真心想跟李梅好好過日子,想跟她過后半輩子。最好她能再給家里添幾個孩子,那就再完美不過了。

“嗯,我會好好跟你過,也會對壯壯好,這個你就放心吧,我挺喜歡孩子的。”李梅知道說這句話,孟瑞山不一定完全相信,但她還是先表明自己的態度。她確實打算善待孩子,等將來她有了孩子,有個哥哥護著,也算是好事吧。

孟瑞山一聽果然高興,他說:“喜歡孩子好,到時候咱們多生幾個,跟壯壯做伴。”

多生幾個?李梅被他這句露骨的話臊得臉紅了,就沒再說話。

兩人一起喝了交杯酒,孟瑞山讓李梅坐在一邊等著,他把東西稍微收拾一下,說:“小梅,我去給你打水來洗洗,咱們早點歇息吧。”

這時天才剛剛黑,農家也就剛吃完飯,李梅估摸著現在也就晚上八點左右,睡覺是不是早點了,她側過頭看了看門外說:“是不是天還早點?”

“不早了,今天忙活了一天,早點歇著好。”孟瑞山說完就去打水。

李梅看他出門后,閑著沒事就開始鋪床,她一鋪被子就看到床鋪下壓的棗子和花生等東西,這是寓意“早生貴子”,李梅一看就明白了。她的心忽然“噗咚噗咚”跳得厲害,臉上的紅暈顏色越發深了。她趕緊把東西都收拾到一角去,要是這東西放在床鋪底下,睡覺不咯得慌嗎。

孟瑞山把溫水端來,先讓李梅梳洗。又是給她遞毛巾,又是給她送擦腳布,頗為殷勤。

李梅在孟瑞山炙熱的目光下,艱難地洗漱完畢,等他端盆出去倒水,才舒了一口氣。雖然倆人見過面,還有過幾次來往,他對她來說還是有點陌生,現在他們獨處一屋,她心里很別扭,這古代人成親,真是讓人別扭,倆人根本沒有什么共同語言,她一點都放不開。罷了,到了現在,說什么都晚了,乖乖等著洞房吧。李梅想通了后就坐在床邊等著。

孟瑞山一個大老爺們,就沒那么細致了。他關好大門,弄了盆溫水,就在院子里稀里嘩啦沖了個澡。現在天氣不太冷了,他身體壯實,一年到頭都不咋生病,所以,他都是這樣洗澡。

等他這一忙完,天色才完全黑下來。李梅初來乍到,什么都摸不著。孟瑞山進屋后,把喜燭燃上。

“小梅,要不咱上床歇著?”

李梅扭扭捏捏地說:“那啥,我先去趟茅房。”

這里都管廁所叫茅房,李梅只好入鄉隨俗了。她紅著臉快速走了出去,孟瑞山看她急匆匆的樣子,不由呵呵笑出聲來。李梅聽得出,他的心情很好,愉悅地不得了。

李梅憋了好久,解決完個人問題,進到農場弄了點水洗了洗□。雖然到了古代,她一直很注意清潔衛生,好在有這個空間,為她提供了很多方便。她需要洗澡擦身有地方可藏,里面還不冷,即使冬天都不礙事,這方面讓她很是滿意。

李梅出來茅房后,就看到孟瑞山的身影,就站在屋門外,還把她給嚇了一跳,“你怎么在這里等著?”

“我還以為你會怕黑,剛換了地方,習慣嗎,你沒事吧?”孟瑞山關心地問。

“不怕,我沒事。”李梅暗自翻了個白眼,她不怕黑,她倒是給他的身影嚇到了。

孟瑞山上前,拉住李梅的手就把她領進屋去了。李梅悄悄偷看了孟瑞山一眼,發現他還在看她,她就紅著臉上床了。李梅連著嫁衣也穿了三四層呢。外面的嫁衣,她是按照這里的習俗做的,里面的長褲和內衣都是按她自己的意思做的。她除去外面的嫁衣,就快速地躺進鋪好的被窩中去。

孟瑞山看著她的動作暗暗發笑,他發現李梅有時很大氣,說話辦事都很有氣度;可她有時候又有點孩子氣,沒事就偷偷看他,她還以為他沒看到吧。孟瑞山越發覺得李梅可愛,家里又添了個大孩子,也許未來日子會更有趣吧。

孟瑞山還體貼的問:“小梅,要不要熄了燭火,還是燃著?”

李梅在被子里嘟囔道:“熄了,熄了。”

要是屋里亮著,她不就都讓他看光了?他好意思看,她可是會不好意思。被吃也就罷了,再被看光了,她以后還還好意思見他嗎。李梅是這樣想的,可她這么想完全是揀了芝麻丟西瓜。她都被人吃光了,還有必要糾結看不看的問題嗎,即使現在他看不著,以后經常相處了,難道他還看不到?

孟瑞山原來早就習慣了夜里的黑暗,一熄燭火,他先是趁著微微的光亮走到床邊,把外衣脫掉,就上了床。

李梅緊張地要命,她以為孟瑞山一碰她,她會立馬叫出來,可她沒有。當孟瑞山把她摟在懷里的時候,她跟塊木頭一樣,腦袋里空空地,啥都想不出來。她能感到他那雙粗糙有力的大手正在輕輕摩挲她的面孔,這個動作讓她的臉變得滾燙,好像臉上要燃起火一樣。

孟瑞山把頭壓過去,蹭上她的臉,慢慢享受她的細致、她的柔嫩,接著,他的唇不小心碰到她的,火熱的唇好像找到了解渴的源泉,一下子就撲捉到那份水潤甜蜜,再也不想松開。

李梅只能被動地享受,她前世是個宅女,一直沒交男朋友,所以她根本沒啥實戰經驗。這會被孟瑞山堵住她的唇,她有點羞澀,有點緊張,好像還有點期待。這是她的初吻,也是她的期待,她希望能有一次美好的回憶。

其實孟瑞山也不太會,接吻根本沒啥花樣,就知道堵住李梅的嘴唇,享受那份溫潤。他根本不知道舌吻、熱吻啥的,還以為碰碰嘴唇就好。李梅等了一會,緊張地口干舌燥,才知道他好像也不太會,只是輕柔地碰觸她的唇,這讓她有點放松。

雖然兩人的動作很溫柔,但兩人之間的氣息很曖昧,熱烈,尤其是聽到孟瑞山的粗喘聲,這讓李梅渾身變得火熱,好像有什么要從身體里跳出一樣。

李梅又緊張了,她覺得口渴,就伸出小舌添了一下嘴唇。孟瑞山感受到頑皮的小舌帶給他酥麻的快感,立馬抓住機會含住她的舌,不讓頑皮嬉戲的舌逃走,還用自己的舌尖碰觸她的。這樣的舉動,讓他感覺火熱,越發想抓住這種感覺,想要得更深,想得到更多……

李梅感受到了他火熱的身子,壯實的肌肉,熱熱的氣息撲到她的臉上,給她身上加了把火,讓她難以忍受,“嗚……熱……”

李梅一張嘴巴,孟瑞山的舌不小心伸進她的嘴里,像是魚兒進了大海一樣,找到了最終的所在,他的舌在里面暢快地游來游去,纏繞嬉戲著她的,越吻越深,身下越是緊繃,他感覺到自己很需要她,迫切需要她。他的手摸著伸進她的衣服,撲捉著她的柔軟,聲音暗啞地說:“小梅,我想要……”

李梅被他弄得渾身火熱,身體埋藏的欲|望被他挑|撥起來,身上燙燙的,腦中亂亂的,根本不知道手腳怎么擺放了。估計要是點亮燭火就可以看到,她從頭到腳都染上了一層粉|嫩的胭脂色。

孟瑞山也覺得熱,他干脆把自己脫了個精光,然后想把李梅的內衣脫下來。可李梅的內衣是她自己特制的,跟別人穿的肚兜可不一樣,很難解下來,屋里又黑,這衣服讓他毫無辦法。最后,他實在解不開,干脆只把李梅下|身的衣物給脫了。

孟瑞山那精壯地身子覆在李梅身上,讓她很有壓力,就像是一座大山壓到她身上一樣,讓她透不過氣來,“你好重……”她推了推他的身子,讓他不要壓著她。

孟瑞山一聽,側過身子,把大腿壓倒李梅的腿上,手伸向最神秘的桃花源……等她下面水意潺潺,他才不緊不慢地駛船入港。孟瑞山怎么都是有過一次經驗的人,他很快就發現身下的李梅根本沒經歷過魚水之歡,因為他遇到了阻礙。孟瑞山感受到了她的緊致和緊張,“小梅,就疼一下,忍忍啊,很快就好了……”說罷,他動作輕柔地探到她的深處……

李梅早已被他弄得嬌喘連連,渾身酥軟。等她感覺到一陣撕裂的疼痛后,他的炙熱早已埋到她的體內,讓她感到身下火辣辣的疼痛,“疼死我了,你起來……”這樣的疼痛讓李梅一時心酸地流出了淚水,為了她的初次,為了她今后情感的依托——身上這個男人。

“沒事,不哭,一會兒就不疼了……”雖然李梅不愿意,可孟瑞山不可能半途而廢,早晚得有這么一次。他只好輕柔地給她擦去淚水,輕聲哄她,溫柔地親吻她,讓她暫時忘了身體的疼痛。

好在孟瑞山不是個不顧別人感受的莽漢,還不太莽撞,讓李梅有了一段緩解時間,讓她感受到他的體貼和溫柔。他想盡量讓李梅少受點罪,讓她也體會到男女之事的快樂和愉悅。

有了孟瑞山體貼的舉動和好生安慰,李梅也不那么難受了。她的心情稍微平復下來以后,感受到體內的火熱,一時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在孟瑞山的安撫下,她漸漸適應了他。

“好點了,不是很疼了……”李梅尋思,她也不能老是讓他呆在自己身上,早點做完早點歇著,不然今晚沒法睡覺了。

一聽到媳婦發話,孟瑞山才溫柔憐惜地動起來。他可是好久沒做這事了,這回一解放,他開始還顧及李梅的感受,等他一聽到李梅的嬌喘聲,就按耐不住了,不由加快了動作,一時間,屋里春光無限,情意綿綿……

“慢點……”

“小梅,你真好……”孟瑞山這話包含了多種意思,不僅是為了李梅的第一個男人是他,而是他有種感覺,李梅是個適合他的女人,對他而言是最好的。他還有預感,他們一家人一定會過得幸福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双面盘1.999的彩票网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哪个准 重庆时时踩走势图 老虎机网 dnf怎么搬砖挣钱 北京pk10骗局全过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棋牌斗牛如何看牌抢庄 天天棋牌下载 11选5计划软件哪个好 双色球杀号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 21点规则视频 三肖六码板论坛 大乐透最近200期 2019时时彩平台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