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44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原來的李梅生性內向,沒有太要好的閨蜜好友;換了內在的李梅除了賺錢就比較宅,沒怎么出去交朋友。她自己就覺得和古代少女之間有代溝,也沒什么好交流的。而且她是寡婦身份,更沒幾個女孩敢和她要好。所以,她平時沒有一個能談心的好友。這不都到了出嫁的時候,連個來找她說話的人都沒有。

倒是寶根嬸子一聽到信兒就跑到她家來問:“小梅,你真得要嫁給孟瑞山,怎么之前都沒聽見風聲?”

“是李大娘來提親,爹一直希望我能嫁人,過好日子,他就答應了。孟家不是近便嗎,就近互相照顧也方便些。”李梅早就想好了說辭,她不會把親自答應孟瑞山的事情說出去,即使寶根嬸子一直對她不錯。

寶根嬸子還替孟瑞山說了兩句好話,“你爹也是為你好,孟瑞山除了帶著這個孩子,其他倒沒啥可說的。他挺能干活,又會打獵,聽說咱村有的姑娘還喜歡他呢。只是他回來時間不長,住得又偏,整天不著家,幾乎天天去山里打獵,沒哪個姑娘有機會接近他而已,要不然……說不定輪不到你了。”

寶根嬸子不知道孟瑞山和李梅兩人之間的彎彎道道,只以為李梅是運氣好,讓孟瑞山給相中了。要是有好姑娘拱著嫁給孟瑞山,說不定就沒李梅什么事情了。唉,說來說去,這都怪李梅這個寡婦身份。要是沒這個身份,她養成現在這小模樣,也是個清秀小美人了,想嫁什么樣的不行。估計家庭條件再好點,能出現“一家有女百家求”的盛況。肯定不像現在這樣,眾人都以為李梅高攀了孟瑞山。

不管怎樣,離李梅出嫁的日子越來越近,眾人談論的話題就越來越多。

劉氏就趁這個空檔跑到李梅家說酸話:“沒想到小梅這么快能嫁出去啊,嫁的男人還不錯,就是比不上我們家小云她男人。我家女婿可是家里的老幺,爹媽什么都給管著,還給蓋了大房子,現在他們的小日子過得別提多好了……”

“孟瑞山怎么都是個再婚男,雖然有家有業,可他有個兒子,這后娘可不好當。小梅以后管教嚴厲了,人家說你苛刻孩子;不管他,人家說你不拿孩子當回事兒……小梅以后這日子也不太好過啊。”

劉氏夸獎自家閨女找了個好婆家,順便把李梅貶低一番。雖然劉氏的話里有那么幾分道理,可讓人聽著很不舒服。這讓李梅在心里狠狠鄙視她一番。李香干脆沖這個一直找茬的大伯娘瞪了好幾眼。真是年紀越長,越活回去了,竟然在侄女即將大喜的日子里說這種喪氣話,不知道她是嫉妒李梅很快又嫁人,還是故意找茬,純粹是個找呲的人。不過劉氏好歹是長輩,李梅不能反駁她,也犯不著,她干脆不把劉氏當回事。

劉氏好歹還來說了兩句話,李老婆子連話都沒說,臉都沒露,更別說為孫女準備嫁妝什么了。她呢,自從知道這事,心里暗自懊惱:李梅就是個不詳的孩子,不僅把親娘克死了(純粹是她自己的想法),還把新婚丈夫克死了。你說你要嫁就嫁遠點,嫁到家門口算怎么回事?低頭不見抬頭見,這樣她不是還得經常見這個死妮子。真給老李家丟人,果真嫁給了孟瑞山,這倆人說不定早就勾搭上了,這不是給老李家抹黑嗎……

反正李老婆子不喜歡李梅,一直不喜歡她。她還認為,說不定上次她兒子不聽話,就是這妮子挑撥的。她越想李梅嫁到本村,就越覺得不是好事,都嫁了人還礙她的眼,真是個氣人的死孩子。

就抱著這樣的想法,李老婆子最近對李梅沒有一點好看法,她能幫李梅做什么?當然,李梅不需要她的幫忙也能好好嫁出去,何況她也不稀罕這個奶奶的幫忙。若是她真做點什么送來,她還怕她無事獻殷勤呢。

李梅她三叔三嬸根本沒影兒,人家連面都不露,怕耽誤做生意,沒來。也是,這都二婚了,他們根本不重視侄女的第二次成親。李家大伯倒是吩咐兩個兒子過來幫忙,給李梅送嫁妝這天,兩個堂兄出了點力氣。

聘禮下了,嫁妝準備好了,出嫁的日子到了。出嫁這天,李梅很早就起來了,她今天是主角,得經得住折騰。不只她,全家都早早起來了。

寶根嬸子來給李梅收拾面妝和綰發。本來寶根嬸子要給李梅上妝,可李梅考慮到她的上妝次數和技術,根本不敢用她上妝。這活她還是自己干吧,反正她也不需要國色天香,只要畫個淡妝就行。誰知道古代流行什么狀,可不要給她畫個嚇死人的死人臉,那樣可就丟人了。不把孟瑞山嚇著,再把他兒子嚇著,不是鬧笑話了。

寶根嬸子對綰發很在行,很快就給李梅梳了個好看的新嫁娘專用發髻。然后,李梅用自己準備的胭脂水粉輕輕占紅嘴唇,擦了點腮紅,臉色就變得粉|嫩嫩,比平時多了一份誘|人的光彩。李梅掃了一眼銅鏡中的影子,覺得還湊合,她不求化成天仙樣,只要不出去嚇人就行了。她穿上一襲大紅嫁衣,看起來頗為清麗動人。寶根嬸子直說,這一打扮,比平時美了許多。

因為兩人都算是二婚,孟瑞山沒請鼓樂吹打,但他擺了酒席,把村里人請到家里去喝喜酒,正好趁這個機會,他也和多年未來往的村民交往一番。除了看著他長大的長輩,和一起跟他長大的朋友,很多人都不認識他,他更不認識人家。他走了這幾年,小子姑娘們都長大了,村里添了不少新媳婦,也添了不少孩子,他都不認識。現在一擺酒席,大家坐在一起吃酒聊天,很快就都熟悉了。

快到正午的時候,孟瑞山帶人抬轎來迎娶新娘。李梅是由弟弟領著上轎,在李老爹和妹妹李香的目送下上了花轎。因為兩家很近,直接走著回去就行。村里的人基本都跑來圍觀了,一大幫孩子在后面跟著笑鬧,氣氛很熱鬧。

到了孟家,由孟瑞山領著李梅進了大門,正好趕上吉時,然后就開始拜天地,完了李梅就被送入洞房。

“小梅,你吃上幾塊糕點墊墊肚子,等我敬完酒就回來。”孟瑞山說罷,遞給李梅一小碟糕點。這都是今天準備的喜點。

“嗯,你去吧。”兩人算是熟悉了,李梅面對他沒那么靦腆,就回了他的話。

李梅給折騰了大半天,終于可以坐下歇口氣了,她可沒想到二婚也這么麻煩,打早晨就不讓她吃喝。這一折騰,把她那點力氣都折騰沒了。她聽到孟瑞山出了門,就把糕點一塊塊吃到嘴里。由于吃得太急,噎著了,她趕緊掀開蓋頭找水喝。

杏花嫂子抽空跑來看新娘子,看到李梅狼狽的樣子,哈哈大笑起來。她不光看笑話,還是很厚道地給李梅倒了一杯水喝。

杏花嫂子跟李梅講起她原來成親時的事情,她那時也是給餓了大半天,最后忍不住,偷偷將她娘為她準備的雞蛋吃了。她說,她成親的時候是冬天,身上有地方藏東西。這事讓李梅張開了笑臉,緩解了被折騰的疲憊。

李梅一邊和杏花嫂子聊天,抬頭打量了一下房中的擺設,看到擺得整齊干凈的家具,就知道這是孟瑞山提前收拾了一番。窗上、門上、還都貼著喜字,看著很喜慶。

李梅不太懂古人的婚禮禮節,雖然事先寶根嬸子給她補了不少內容,但她沒記住多少。因為她覺得成親就這一次了,干脆不費腦子記這些雜事。她的性子里還是帶著一些隨性和大而化之,不太注重繁雜禮節,她喜歡將古代的優勢和現代的優勢結合,做個自由隨性的人和不太受約束的古代穿越女。

幸好李梅吃點點心墊了肚子,孟瑞山這一招待客人,可就是一下午,送完一波又一波吃喜酒的人,最后,他還被幾個大小一起長大的朋友猛灌了一頓酒,喝得滿臉通紅、醉意醺醺才放過他。

等太陽下山,天色漸晚,夕陽的余輝最后沒入遠方的地平線下,孟瑞山送走了最后的客人。他家里人手不多,大哥又不幫忙,只有李大娘一家過來跟著忙活。這會兒他總不能讓李大娘一家收拾殘局,他自己也得收拾完了再進洞房。

等他跟李大娘一家忙完院子里的事情,李大娘笑得意味深長地說:“瑞山,我讓你嫂子把壯壯帶走了。你啊,就好好過你的洞房夜吧,今晚沒人打擾你。明早我再把壯壯送回來。”

孟瑞山有時候進山打獵,晚上不回來時,壯壯就住李大娘家,他跟李大娘家很熟悉,住在那里也不哭鬧。相反還很開心,因為李大娘家有小孩子跟他一起玩。

李大娘一句話,讓一家人都笑了出來。李家幾個幫忙的哥哥也都打趣孟瑞山,讓他好好享受洞房花燭夜,還說讓他悠著點,別把新娘子累著了。

“大娘,改天我和李梅再請你們吃上一頓,要好好謝謝你們。”孟瑞山很感激李大娘一家,沒有他們的幫助,他的婚事不會辦得如此順利。在他心里,李大娘一家比大哥家重要多了。

李大娘說:“客氣啥,大娘從沒拿你當外人。走了,走了……咱們都回家,讓瑞山趕緊回去看新娘子。”她叫著兒子媳婦一起回家。

孟瑞山再次道謝,把李大娘一家送到門外,看著他們走遠,這才回屋去看李梅。

李梅在屋里就聽到了李大娘一家那爽朗的笑聲和說話聲。她這才意識到,今晚就是她的洞房花燭夜。她此時若是再淡定如初,那她就不是女人了。李梅雖然沒經歷過洞房,但她早聽說這方面的一些事情,比如第一次很疼,會流血……她現在才深刻意識到,她即將成為一個男人的妻子了,她要跟這個男人發生關系,她沒經驗,想到這些,讓她有點手腳無措。

怎么辦?她以為今天有壯壯在,她不會這么快就失|身。誰知道李大娘這么好心,竟然把她的擋箭牌抱走了。這下子完了,她一定會被吃的。李梅想來想去,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。事到臨頭,她伸頭是一刀,縮頭也是一刀,不如痛快地“受刑”吧。眼睛一閉,再一睜,不就都過去了嗎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河北时时选号技巧大全 双色球二零18年开奖号码记录 双色球人工计划 3d独胆是怎么计算的 11夺金任7稳赚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单机 网赌AG是如何作假的 北京pk10群彩计划软件 重庆肘时彩开奖历史 最新双色球规律与技巧 福彩3d平台购买赔多少 通比牛牛怎么玩 重庆时时实时开奖结果 分分彩大小稳赚技巧 多赢计划网 吉祥三公游戏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