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34章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李梅還真打算做嚴掌柜的順路車,可惜地是,等李梅到了鎮上,嚴掌柜已經走了。她只好花了五個銅板,坐別人的馬車上了路。她坐的這種馬車,就跟現代的公車差不多。有的人到了農閑的季節,為了能多賺幾個銅板,就把家里閑置的馬車牽出來拉人。一般都在小鎮去往縣城的路口處等著,一到湊夠了車上的人數就上路。五個銅板的路費不是很貴,去縣城里辦事的人還是舍得掏這個錢。

李梅把五個銅板遞給趕車的車夫,等上了馬車后,湊夠了六個人,馬車才漸漸駛向縣城。在李梅的記憶里,她一共去過縣城兩次,還有些模糊的印象。記得縣城不是很大,有兩條繁華的長街,一條街上是官衙,住在附近的人一般都是有點身份的人;另一條街就和商業街差不多,街上叫賣東西的很多,比鎮上熱鬧多了。

和煦的暖陽緩緩爬上當空,照在人身上暖暖的,既不耀眼還讓人覺得舒服。路邊的田野里,還覆蓋著白茫茫的積雪。由于天氣很冷,雪難以融化,路面上積雪成冰,被過路的車壓出深淺不一的輒印。馬車搖搖晃晃前進,走得不是很快,但是很穩當。車上的幾人無事可干,就相互聊起天來。李梅也不多說話,靜靜地坐在一邊聽著八卦和趣聞。

馬車行駛了半個多時辰,等李梅快要坐不住了,腳都要快凍麻木的時候,終于看到了城門的輪廓。

城門有兩個守著的官兵,等馬車駛到城門前,他們問都沒問就放行了。可能是因為兩個官兵早就認識趕車的車夫,就沒怎么盤問。馬車駛進城后,到了第一個街口那里,就把車停下了。車夫告訴坐車的人,下午要是回去,還可以來這里他的坐車。可不是,附近有三三兩兩的馬車在路邊等著,看來都是拉人的車。

李梅下了車,怔怔地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,古風十足的小樓,乍一看,就像現代某處的拍攝旅游景點。不過片刻的工夫,李梅就緩過神來,這里沒帶有一點現代的痕跡,根本不是她去過的景點,而是實實在在的古代。雖說她已經想好安心在古代生活了,可現代的生活還是讓她頗為想念,有的時候,她還是會經常想起原來的日子。

李梅沿著街道慢慢前行,路邊的小攤位上什么都有賣的,胭脂水粉、頭飾發飾、爽口小吃、木制玩具、各種花樣編筐等等,都是一些很有特色的小東西,很吸引李梅的眼光。她看著這些小玩意兒,不禁感嘆,古代勞動人民的智慧真是不可低估,在這生產力水平低下的年代,憑借雙手就能做出各式各樣的精巧物件,那得是集合了多少人、多少代的奇思妙想。這更讓她覺得,古人也有好多值得學習的地方。

李梅就這么一路看,一路買過去,有糖人、糕點、玩具、頭飾等,沒花幾個錢、卻很有特色的東西,她都想買回去給弟弟和妹妹。她又不是只會賺錢不會花錢的守財奴性格,賺錢的目的就是為了過得更好。現在她有了錢,當然會買一些改善生活的東西。

李梅轉了一圈,覺得餓了,就找到一個路邊攤去吃餛飩。餛飩攤的生意還不錯,一直沒有斷人。李梅坐下等著吃餛飩,就在無聊到處亂看的時候,見到了一個不經常見到的親人,就是她家那個不經常見面的三叔,他正忙著往一個店里搬東西。

這個三叔在李梅印象中不常見,就在過年的時候才見一面,但她還記得他長相。自從李家三兄弟分了家,兄弟們之間來往就少了。李梅她三叔和三嬸出去蓋了房子,后來在三嬸娘家的幫助下,三叔一家去鎮上開了個雜貨店,好像生意還不錯。忙活了幾年后,他們又從鎮上搬到了縣城,混得算是不錯了。只不過這個三叔不經常回去,李梅一家和他們沒有太多接觸。

李老太婆對這個在縣城做生意的兒子贊不絕口,覺得三兒搬到是一件城里無上光榮的事,這也是她偏向三叔一家的原因。相比之下,老實的李老爹就顯得更無能,更不得他娘的歡心了,好像就跟不是她親兒子似的,偏心偏到底。

李梅認出了那個一年才難得見一次半次的三叔,根本沒打算前去相認,因為他三叔是靠媳婦娘家進城的,所以三嬸總是壓三叔一頭,她三叔有點“懼內”。三叔不經常在家,跟李梅一家根本不親,而且三嬸很瞧不起她家,誰讓她家過得最窮,三嬸就怕這窮親戚上門借錢花。這樣想著,李梅更不可能往前湊合了。

李梅瞧出那家小店可可能就是三叔家開的雜貨店,她認清地方,尋思以后繞路走。李梅就是這心思:我們家窮得時候,你們都躲著,行;等我們家有錢了,那我也會躲著你們,咱們誰也別想占誰的便宜。

李梅吃完餛飩,進了一家不起眼的布店。她身上穿的這一身有點寒磣,怕去太好的地方讓人給趕出來,古人最講究什么階級地位。若是去太好的地方,被人當成要飯的趕出來,她可就丟人丟大發了,她可不想被人罵,被人圍觀。

李梅就抱著這樣的想法進了門,就這樣,她也沒受到熱情的對待。因為一看李梅那洗的顏色掉色的衣服,就知道不是個有錢的,這樣的人能買多少東西。店里的掌柜牢牢地坐在椅子上,根本沒有起身迎客的打算。

李梅毫不在意,不管老板是不是熱情待客,他的東西總是要賣的,李梅就自顧自的看店里的布料。

布料有很多種,分麻、棉、絹、綾、綢、緞等。平常百姓人家,一般都穿棉麻布料,因為這個最便宜,老百姓穿著干活方便。綾羅綢緞是一種身份地位的象征,當然是達官顯貴穿的。

此店不大,可比鄉下的布店種類多了不少,讓李梅一時看花了眼。有些東西李梅一時難以轉換過來,比如說絲綢。在現代,若不是刻意去尋找這樣的店面,平時一定很難見到。可在古代,這東西就多了,只要有錢就能買到。李梅看到幾匹精美的綢緞布料心里癢癢的,覺得眼花繚亂,讓她甚至有了伸手去摸一下的想法。可惜的是,現在她的錢還不夠揮霍的程度,不能亂動,她買不起那些好看的絲綢,只能買些便宜點的棉布回家做衣服。李梅的眼神留戀的在那幾匹好布上打了幾轉,壓下心底的渴望,再去看別的合適布料。

棉布有好幾種顏色,有天藍、粉紅、淺紫、藏青、黑白等色,李梅覺得古代的紡織、染色技術都不錯,不過,棉布一洗容易掉色。李梅打算多買點布料,她覺得家里每個人都需要做新衣穿。反正李梅的花錢觀念和古人不一樣,她有了錢首先想到的是改變目前的生活;可依照李老爹的想法,肯定是把銀子一錢不拉地存放起來更好。

“掌柜的,這種布怎么賣的?”李梅指了指粉紅色的棉布,她想買一些給妹妹做衣服。

“十二文一尺。”掌柜的好像正在看賬本,抬頭看了一眼,他看了看李梅的穿著,覺得這姑娘不會買多少布。所以他的聲音里有種不在乎的感覺,臉上一點笑意都沒有。

“那藏藍色的棉布怎么賣?”李梅又問起藏藍色的料子,這個適合給弟弟和李老爹用。

“一樣錢。”這回掌柜連頭都沒抬一下。

李梅根本不在意掌柜的態度,她開始講價了,“便宜點行不?便宜點我就多要些。”

掌柜的想,看她那舊衣服,一看就不是有錢的人,買布能買多少,張口就說:“要的多了,就十文一尺。”

棉布這東西就是薄利多銷,一尺布能便宜兩文錢,那就不少了。

李梅覺得這價錢算是比較便宜了,更想多買一些。

“掌柜的,我粉色的要十尺、天藍色要二十尺、淺紫色要二十尺、藏藍色要三十尺。”李梅一連串把要買的布都報了出來。

要是每人兩身衣服,她就得多買些布。她也不知道做一身衣服用多少布,而且古代織的布都窄一些,她就估摸著買。反正布料放不壞,要是剩下了,明年春天還可以做單衣穿。

掌柜的被她的豪爽給驚了一下,立馬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他滿臉的驚訝之色全部顯露出來,“姑娘,你……你真要這么多布?”

“當然是,不然我還來這里說笑話玩嗎。掌柜的,我要這么多布,還能再便宜點嗎?”

掌柜的陪著笑說:“姑娘,你說笑了,我從沒見過像你一下子買這么多布的人,這已經是我給你最便宜的價錢了,真的不能再便宜了。”

掌柜的一算,他一尺布能賺兩文錢,賣給這姑娘的布比人少賺一半,早知道就不說這么低的價格了,誰知道她買這么多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現在說什么都晚了,好在這姑娘要的多,就當是薄利多銷了。

李梅算了算,一共八百個銅錢,她就說:“掌柜的,你就賣我七百五十文好了,你賣的便宜,下次我還到你這里來買布。”

買東西嗎,當然是越便宜越好。可是掌柜的臉快黑了,他賣得夠便宜了,還得便宜十文錢,他還能賺多少。

“姑娘,真得不能再便宜了。”

“掌柜的,我可是要買這么多布,多了你還不痛快點賣,那我就去別家問問了,再說了,我以后還會再買別的布呢……”李梅這話讓人產生無限遐思。

“行了,要是你愿意,七百八十文賣給你了,看你這姑娘,年齡不大,倒是挺會講價錢。”掌柜的怕這個大客戶給得罪了。算了,便宜就便宜吧,下次她再來買布,一定不能再便宜賣給她。

又便宜二十文,還行,可能這是最低價了,要不掌柜露出肉痛的神色呢。李梅想著就滿足了。

兩人銀貨兩訖后,李梅看著一大堆布料發愁,這可怎么拿回去。她眼神四處一掃,發現柜臺上有塊脫色的包袱,“掌柜的,你看這么多我也沒法拿,不如你給我用那包袱包起來吧。”

掌柜的只能苦笑,這姑娘簡直是雁過拔毛,太厲害了,一個舊包袱,他也不好收錢,罷了,布都賣了,包袱就讓她拿去用吧。

掌柜的擺擺手說:“姑娘,你拿去用吧,我說你這姑娘真是……哎,我都要賠錢了!”

掌柜的一邊給李梅包布料,一邊嘮叨:“這位姑娘,你下次再來大叔這里買布料啊,我這里東西最便宜了……”

大叔不知道是覺得虧了,還是咋的,啰啰嗦嗦跟李梅說了不少廢話。

李梅看大叔肉痛的樣子,暗自發笑,她覺得自己占了大便宜,心情很好,不禁覺得自己到了古代也是殺價無敵。不得不說,她得意了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pk10模式长期稳赚简单 飞艇冠军6码计划 pk10模拟投注安卓版 重庆肘时彩官网 体云南时时开奖号码百度一下 高频彩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上海时时直播 多赢幸运飞艇 逆袭欢乐生肖计划手机版 分分彩后二36码稳赚方案 365彩票app手机版下载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七星彩走势图最近100期 大乐透篮球最大是多少 微信三公游戏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