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30章 打架...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這回,李大娘的話真讓李梅左右為難。要是答應吧,她現在真不想嫁人,因為現在她一點嫁人的優勢都沒有;說不定嫁過去了以后,人家會說她是貪圖銀子又把自己賣了一回。她已經為錢嫁過一次了,這次要是再讓別人吐槽,她就真悲催了。若是她是不答應,不知道李大娘會不會認為她不知好歹,以外人的眼光來看,對現在的李梅來說,嫁給孟瑞山,確實是找了個好人家,以眾人的眼光來看,他們會以為她又高攀了,誰讓古代女子地位低,她還是個寡婦身呢。

不過李梅想來想去,還是決定不嫁。要是原來的那個她,說不定會答應此事,即使是為了弟弟妹妹。畢竟那個時候的她沒有現在這個李梅自信。李梅覺得自己有能力賺錢,她干嘛非得上趕著嫁人,要嫁也要開開心心地嫁。起碼等她小有資本,保養一段時間再嫁,那樣不只面子上好看,而且外人的流言不會那么難聽。現在她完全沒這個打算,還是好好跟李大娘說說吧。

李香比她大姐還緊張,手里的活都不干了,支著耳朵聽大姐的回答。現在的她很矛盾,既希望大姐答應,又希望大姐不答應,前者是為了大姐考慮,后者是為了她和弟弟考慮。

李梅考慮了一下說法,面色微赧地說:“大娘,你看今天又勞你為了我的事跑了一趟,真是不好意思。其實,我覺得現在不是我嫁給孟大哥的好時機。你看,外面傳了一那么多難聽的傳言,要是我們真結成夫妻,還不讓別人吐吐沫星子、戳脊梁骨,還以為我倆以前真有染呢。可孟大哥明明就是看著鄰里的份上幫過我一次,被人誣陷的話,太委屈他了。”

李梅真情誠摯地說了一番:“大娘,我真不想拖累孟大哥,你還是先勸他再找一個,若是他還不愿意或是找不到合適的,等過陣子留言平息以后再談這事也行。孟大哥對我這一番情意,我實在無話可說,感激的話就不多說了,我心里都有數,以后一定會報答孟大哥。”

李梅只好這樣應對李大娘了,她不想把話說太絕,一得罪就是倆人。本來她名聲就不好,要是連幫過她的人都看不上她了,那她以后在李家村的日子就不好更過了。她還覺得,這回她再一次拒絕孟瑞山,說不定那個男人會覺得掉了面子,不再執著于娶她,轉而去和別的女人成親,那樣她就不用再糾結這件事了。

即使李梅心存感激這樣說話,李大娘心里還是稍微有點不痛快。按她的想法,瑞山先低頭,想繼續讓李梅嫁給他,還承諾幫李梅照顧弟弟妹妹,這是求都求不來的福分,沒想到李梅還是拒絕了瑞山。既然這樣,那她再勸下去似乎也沒意思,不如就此回了瑞山,趕明個兒給他介紹個更好的,看李梅會不會后悔?

說起來,人的關系都有遠近之分。相比之下,李大娘還是和孟瑞山更親近一些。她得到這樣的答案會不高興,是李梅預料到的。

最后,李大娘還是皺眉問了一句:“小梅,現在你真不想嫁給瑞山?”

李梅再次點頭。

李大娘站起身,擺出要走的架勢,“行,大娘知道了,大娘知道你是個有主意的人,這么做可能是為你弟弟妹妹好。瑞山能答應幫你照顧弟弟妹妹已經不錯了,要是你嫁到別人家,誰會答應這樣的條件。既然你不愿意,我也就不再多說了,說多了也沒用。回去我跟瑞山說清楚,讓他再重新考慮一下。唉,真不知你們這年輕人是咋想的……大娘先回去了。”

李梅看李大娘抬腳就走,連頭不帶回的,客氣話也不說了,知道她是心里不高興了,“大娘,等我做好香腸,再給你送一點過去吃啊。”

李大娘擺擺手說:“不用了,那玩意兒太貴,送多了你不就虧了,還是留著賣錢吧,我先走了。”

李梅望著李大娘的背影沉思半晌,看到弟弟李成文跑回來了。他身上灰撲撲的,還帶著土,看樣子想像是從地下滾了一圈。

“成文,你這是怎么了,怎么弄得身上全是土,臟死了。回去換件衣服,等會我給你洗洗。”李梅過去就給弟弟拍打身上的黃土,拍了幾下見去不了,就讓弟弟換衣服。家里窮,冬天弟弟妹妹僅有一件換洗衣服,李梅覺得,穿得好不好在其次,主要得穿得干凈,起碼看上去沒那么討人嫌。

“大姐,我沒事。”李成文自從大姐回來后,憋在家里好幾天了,剛好天氣放晴,他就和大姐說了一聲就出去玩了。

李梅知道孩子需要小伙伴,就讓李成文穿好衣服,囑咐了幾句,放他出去了。

“怎么,打架了?”李梅看弟弟神色不對勁,就多問了一句。

李成文最近聽大姐講了不少故事,知道打架和說謊話的孩子不是好孩子,他不想跟大姐撒謊,“大姐……”

“說說吧,怎么回事?”李梅神色平靜,一點沒有不高興的樣子。她就是認為,男孩子嗎,哪個不打架,不打架才叫不正常。

李成文看大姐沒有教訓他的意思,才喏喏說道:“大姐,那個柱子太煩人了,我跟他、還有強子他們出去玩,不小心碰了他一下,他就惱了,后來他就罵我,我不服氣,他就說我是沒娘的孩子,還說你是寡婦,命硬克夫,我生氣他說大姐的壞話,就和他打了起來,強子他們把我倆拉開了,我就回來了。”

李成文說完,一副他做錯事乖乖認罰的樣子,李梅看著又好氣又好笑,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說:“行了,大姐不會教訓你,可你打架是不對的,有些事不是打架就能解決問題的。記著,以后真得忍無可忍了,可以和別人打架。但是你得記住,打得過就打,打不過就跑,這叫好漢不吃眼前虧,可不能為了一時逞英雄,把自己給傷著了。這打架啊,不是聰明人的做法……”她給弟弟講起行為處事來,怕他將來為打架的事吃虧。

李梅把自己的事略過去不提,只是把打架要領叫給弟弟幾招,別讓他吃了暗虧。小孩子鬧著玩還沒什么,要是長大了一沖動就靠武力解決問題,那樣會惹麻煩的。

李成文畢竟年齡小,大姐一說別的事情,他的心思就被拐到別的地方去了,沒工夫再想大姐被人罵難聽話的事了。

那邊的柱子回了家可就沒這么好運氣了,他娘見他滾得渾身是土,拿起笤帚就要抽他:“你個死孩子,我剛給你洗了衣服,出去又弄了一身臟回來,你這么大了還不知道好歹,到處瘋跑,說,又跟誰打架了?”

柱子當然不能等著他娘抽他,他撒腿就跑,邊跑邊說:“娘,不是我先出手的,是李成文先打我的。”

李成文這名字這么繞口,是李梅她娘托李梅她大舅找人給起的名,據說是一個秀才起的。當時李梅她娘生了倆閨女,才得了這一個兒子,當然希望兒子將來能有出息。婆婆不管她兒子,她就讓娘家哥哥幫忙找人給孩子起個好名字。后來李梅她娘走了后,李梅他們還年小,李梅外公外婆都沒了,舅舅家住得又遠,可能再加上點別的原因,就不怎么來往了。

柱子娘一聽是李成文要打她兒子,立馬不愿意了,拿著笤帚就想去李梅家算賬。

柱子一看就不跑了,趕緊攔住他娘,大聲說:“娘,你不能去李成文家找他。”

“為啥,他先打得你,還不興我去找他算賬?”柱子媽自己能打兒子,她可不希望別人打她兒子。

柱子打算坦白從寬,“那啥,是我先罵他大姐,他才跟我急了。”

“你罵他大姐什么了?”柱子娘非要打聽清楚。

柱子知道自己做得好像不對,就和他娘說了:“我說他大姐是寡婦,命硬又克夫……”

柱子媽把笤帚放下,回頭就罵自家臭小子,“你個傻小子,你這么罵人家大姐,人家能不跟你急嗎?”

“這不是你上次說的嗎,我就是急了,才想起你這么說過,順嘴說出來的。誰知道他就跟不要命了一樣跟我打架,要不是強子他們拉著李成文,他非得跟我拼命不可。”

原來禍頭子是從柱子媽這里傳出去的。

“說你傻你就傻,趕緊閉嘴,以后不許對外人這么說,知道不?”柱子媽心虛地瞧瞧四周有沒有外人,她怕被別人聽見。雖然大家都傳李梅和孟瑞山的謠言,可那都是背后偷偷說的話,哪能拿到大面上說。要是給李家人知道了,不是遭人記恨嗎。

“為啥你能說,我不能說?”柱反駁道。

“我是你老娘,你有意見?”柱子媽很彪悍,一口把柱子的話堵進嘴里。

想來是那天柱子媽跟她當家的嘮叨這事,被兒子無意聽了去。沒想到兒子還說出去,惹得打了一架。不知道李成文回家告狀了沒,要是李梅知道,會不會來找她家麻煩?就是李梅來她也不怕,本來她就是個寡婦,還不叫人說啦,說不定她也不好意思來鬧……

李梅不是不好意思,是沒時間、沒心情去爭這個面子。流言傳到今天,說什么的沒有,她要是生氣,得氣死了;要是跟人家討說法,就沒法活了。還不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等這事平息過去。

現在李梅還要灌香腸,還要洗衣服、做家務、縫縫補補,才沒閑工夫把心思用在別人身上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快乐彩害人不浅 捕鱼达人2电脑版在线玩 竞彩500 百家乐技巧规律软件 街机金蟾捕鱼破解 苹果app设计能赚钱吗 11选5稳赚技巧方法 送金币水果拉霸合集 街机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德州app哪个最好 自己赚钱却舍不得买包 全民欢乐捕鱼街机版破解版 重庆时时彩开奖 福建时时平台推荐 重庆时时彩官网 内蒙古时时开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