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21章 拒絕...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21、拒絕...

孟瑞山一聽大嫂要給他找個媳婦,馬上就不樂意了。本來兩兄弟自從分了家,就各不相干,兩家很少來往;平時他見了叫聲大哥,大哥都不搭理他,連句話都不說,后來他心就冷了,沒了攀親的心思。

而大嫂這個人,一點都沒有長嫂如母的婦德和氣度。原來不只苛刻他吃飯,還拿他當個傻子看待,恨不能光讓他干活不吃飯。現在大嫂還有臉來插手他的家務事,連他找媳婦的事情都算計上了,真是沒臉沒皮!這個大嫂,還指不定打的什么鬼主意呢,不外乎就是想在他這里撈幾個錢罷了。可他的錢都是多年積攢的血汗錢,不是誰都隨隨便便能得去的。像他大嫂這種人,貪便宜沒夠,她想從誰哪里撈錢他管不著,可她要是欺負到自己頭上,就不能一再相讓了,真看他是個好欺負的嗎?

孟瑞山黑臉一沉,堪比鍋底那么黑,“大嫂,我自己能照顧壯壯,家里的事情不勞外人來插手,我的事情不用大嫂來操心;而且我至今還沒有再娶的打算。就算我要再娶,那也是我自己的事,不勞大嫂費心思。”

孟瑞山這話里的意思,總而言之,言而總之,就是警告他大嫂,不要管他家的事,手不要伸太長,更不要伸過界。孟瑞山可不是原來無依無靠的那個他了,如今他又不用再看大嫂的臉色吃飯行事。這番話就是告誡大嫂,不要妄想在他身上占便宜,不要再打他家的主意。

“瑞山啊,看你說的,我是你大嫂,還能害你嗎?要是讓外人管,人家還懶得管你的閑事,你說你家連個女人都沒有,這過得像什么日子,還是再找一個女人,家里沒個女人可不行。”孟瑞山的大嫂聽完這話,并沒有馬上退卻,還想要勸說他改變主意。

什么叫無知無畏,什么叫厚臉皮,就是這種他大嫂類型的。

孟瑞山強忍著沒把他大嫂趕出門,他壓下心底的煩躁,不耐煩的說:“大嫂,壯壯還小,我暫時不想給他找后娘,這事以后再說吧。”

“就是因為孩子小才給他找個娘,沒娘的孩子多可憐吶。你知道我外甥女吧,今年才十六歲,長得有福氣,肯定能幫你再生幾個兒子……”孟大嫂吧啦吧啦說起她外甥女的好話來。

大嫂的外甥女?孟瑞山想了想,他還真有點印象,小眼一米米,記得是個小胖妞來著。原來走親戚的時候,來到她姨家,就知道搶東西吃,那時候她得有十歲了吧,長得圓滾滾的,跟個水桶似的,可是真有福氣,現在還不知道胖啥樣了呢。這都十六了還沒定親,說不定是因為嫁不出去,才推到他身上,看他像是撿破爛的嗎?

確實如孟瑞山所想,他大嫂家的外甥女很胖,大胖臉,水桶腰,胖的不想動彈,她還又懶又饞,壞名聲在外,傳得十里八村都知道。人家找媳婦也會先打聽一下,這一打聽,沒幾個愿意的,她家再挑挑撿撿,就沒人要了,所以一直沒找到婆家。

孟瑞山厭惡他大嫂沒事找事的,他算是徹底明白了,跟他大嫂就沒法講道理,說不通。他大嫂這人,典型蹬著鼻子上臉,不直接點,她就不知道什么叫拒絕。

“大嫂,我這就要出門,你還是先回家去,我的事不勞你費心,現在我不想給壯壯找后娘,這事沒得說。走了,我要鎖門了。”他干脆直接讓他大嫂走人。

孟瑞山說完,就給壯壯披上小斗篷,抱起他就要出門。

“大嫂,我要關門了,你還是先回家吧。”孟瑞山見他大嫂還坐著不動,就催了她一句。

孟家大嫂一看孟瑞山這里說不通,心里就有了惱意。她怏怏地站起身,一邊走,一邊說難聽的話,“真是不知好歹,有了銀子不正正經經娶個媳婦,還拿去給喪門星寡婦用,真是有錢燒得慌。真有銀子怎么不借給你大哥用點,那老李家窮得叮當響,說不定這銀子一出去,一輩子都還不上,就這樣打了水漂……”

“真是個敗家玩意,一點都不會過日子,給他找個婆娘管著,還不愿意,真是不知好歹……哼,不是看上那個小寡婦了吧?哎呦,一個是死了丈夫的寡婦,一個是沒了媳婦的鰥夫,倒真是配成對了啊,一個比一個命硬,看誰能克誰……”

孟家大嫂的話越說越離譜,說得好像恨不能孟瑞山會被李梅克死,到時候,說不定這弟弟家的家所有財產就成了她家的。

孟瑞山這才明白他大嫂為什么忽然來了這么一出,感情是看不慣他把銀子借給李家姑娘了。可是他借銀子出去,和大嫂有關系嗎?唉,真是貪心不足蛇吞象,他們家的祖產,大部分都在大哥大嫂手里,還有祖宅,也被他們占了去,自己也就要了幾畝不怎么好種的田地,大嫂現在還想從他這里撈點,真不知道她哪來的自信,可以從他這里撈點銀子。

孟瑞山不屑搭理這個大嫂,更不會把她的話放到心上。克夫?他根本不信這事,就算是李梅的丈夫死了,肯定是因為得病死的,就和他媳婦一樣,是生病去世的,他才不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。

孟瑞山出門落了鎖,把兒子包好,抱著就去李大娘家了。昨天他和李大娘說好,再讓李大娘給兒子做雙比較厚的棉鞋穿。

孟家大嫂的心計沒使成,心里不痛快,臉色難看地回去了,嘴里不住地嘟嘟囔囔,說著一些不好聽的話。外面寒風呼嘯,壓住了孟家大嫂的嗓音,那些難聽的話語都隨風吹起,再無一絲回音,街上一個人沒有,沒人去在意她說的話。

李梅做好炸薯條,就想到給孟瑞山家送點過去。她又欠了人情,就慢慢還,這點薯條雖然不值錢,總是一份心意。她雖然沒當過單親,可也知道一個大男人照顧孩子總不如女人細心,再說古代根本沒什么零食花樣,送去給孩子當個零嘴解饞吧。

李梅看著外面糟糕的天氣,此時心里卻有點慶幸,因為這種天很少有人出門,她就算去孟家,也不會有人看到。她身處這個時空,就得習慣這里的一切,總不太過做些令人驚駭世俗的事情。李梅心想,當古代女人還真悲催,言行舉止都要特別注意,不然,一不小心就會淪為口中茶前飯后的笑料。

李梅把東西裝好,揪了揪身上那灰撲撲看不出顏色的外褂,給弟妹交代一聲,這才出門。

刺骨的寒風迎面而來,噎得李梅險些喘不過氣來,她不由嘟囔了一句:“這鬼天氣,真是讓人難以忍受!這古代真冷……”

李梅縮著肩膀,急急往前走。她還沒走到孟家大門前,就看到前方一個高大的背影,好像就是孟瑞山。

李梅急忙小跑步追了上去,快追到跟前的時候,她才叫了一聲:“孟大哥!”

也許是因為風聲太大的原因,加上孟瑞山怕凍著兒子,著急往家走,沒聽到后面有人跟著,直到李梅喊出聲,他才回頭。

“李家妹子,啥事啊?”

“孟大哥,我給弟弟妹妹做了點吃食,小孩子都愛吃,就給你家孩子送了一點過來,上次多虧了你,不然……孟大哥,這是給孩子吃的,你拿著。”

李梅畢竟不是古代扭捏小女子,她是來還人情的,大大方方說明了來意,然后就拿出她準備好的薯條來。

窩在孟瑞山懷中的小包子給斗篷包著,只露出眉眼來。他一看到好吃的東西,眼里的亮光更甚,撐著身子就想上前拿去。

李梅看到了,直接把小小竹籃遞過去,“孟大哥,你別跟我客氣了,這個就是哄孩子的吃食,你要是覺得拿了不得勁,就當是我的一點心意,不然我欠著錢,心里會不安,我會想著早點還銀子的。”

孟瑞山在軍中呆了幾年,養成了軍人直爽豪氣的性格,不像村里人的眼光那樣狹隘。他理解李梅可能是覺得欠了他的銀子,就是欠了他的人情,這是想從別的方面彌補他吧。正好他又有個孩子,李梅才如此費心。

“那就謝謝妹子了,我拿回去給孩子吃,小孩子就喜歡吃些零食。”孟瑞山知道兒子很喜歡吃李梅做的小吃食,就收下了。

李梅見孟瑞山接受了東西,清瘦的臉上露出開心的笑顏,猶如風雪中悄然綻放的梅花一樣,別有韻致。其實李梅的五官長得不丑,隨了她過世的娘親,只是因為生活不如意,她的臉色一直不好看,如果好好養養,也是清秀小美女一個。

“天太冷,孟大哥趕緊回去吧,別凍著孩子了,我也回家了。”李梅說了告別的話,就轉身小跑回去。外面實在太冷了,尤其是刺骨的冬風更難以讓人忍受。

孟瑞山看著李梅離去的背影,想著,這妹子是個好姑娘,就是她婆家識人不清,拿寶當成草,唉……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今天内蒙古时时 有重庆时时彩网址吗? 聚富视界安卓版官方 蛋蛋28最新版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及走势图 猜单双技巧 pk10冠军百期错一 188比分直播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今晚 千炮捕鱼 时时彩计划群稳赚qq群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彩票投注站怎么开要多少钱 北京pk赛车开记录 中原风彩22选五今晚 北京pk赛车10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