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18章 閑話...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18、閑話...

杏花嫂子早就幫李梅把地上的木盆等東西撿起來,還好東西只是滾在地上,并沒有損壞。

見圍觀的人都已散去,李大娘他們才過來問話。

“小梅,你沒事吧?你那個婆婆真不是個東西,還這么財迷,哪有管兒媳要聘禮的。”李大娘心中很是氣憤。

杏花嫂子說:“婆婆,那人已經不是小梅的婆婆,和小梅沒有任何關系了,小梅,這到底怎么回事,你說的都是真的,你婆家還真不讓你吃飯啊?”

她一臉同情的看著李梅。同樣做媳婦,杏花嫂子就幸福多了,公婆是講理的人,對家里的三個媳婦都不錯,還公正,他們家很少吵架。

李梅看著他們關心憐憫的眼神,點了點頭,卻沒再解釋什么。剛才她已經說的夠清楚了,過去的就過去了,她可不想別人整天用同情的眼光看她,希望此事能很快平息下去。

“小梅,你這傻孩子,在婆家受了欺負怎么不回娘家來,就算你爹管不了,還有大娘一家呢,咱們李家村的人憑什么讓他們欺負?”

在李家村,李姓居多,扯起來都是遠親,沾親帶故,李大娘心眼實在,想幫李梅也說得過去。農村人打群架,到最后,經常演變成兩個村的人對壘,一發不可收拾。

婆媳倆一人一句,把李梅給問得說不出別的話,只能連聲說謝謝。

孟瑞山倒是啥都沒問,倆人的鰥夫寡婦身份擺在那里,還要避嫌。其實,就算他不問,從李梅剛才說的話中,他就猜到事情的經過。他覺得林家人都不是好東西,李梅離開他們家是正確的,不然憑李梅那小身板,早晚還不給人折磨死。

肉攤大叔還安慰李梅:“閨女,回去好好過日子,大叔相信憑你的本事,日子肯定越過越好,你婆家那是沒眼光,一群頭發長見識短的女人,甭理他們,要是你過好了,他們只有羨慕你的份。”

“謝謝大叔!”李梅很感動,這個大叔原本只是因為買肉認識的,卻處處當她是小輩一樣關心她,維護她,還是好人多啊。

“客氣啥,下次給大叔帶點好吃的來,大叔就高興了。”大叔爽朗地大笑著。

大叔對她的照顧,李梅都記在心里,想著下次來集市上時給大叔弄點稀罕東西吃。

李梅謝過大叔后,轉身對孟瑞山微躬了一□子,說道:“孟大哥,謝謝你先借我銀子,只是我手頭沒那些錢……你放心,我一定盡快把錢還上。”

“李家妹子,你不用著急,我不缺錢,等你手頭寬裕了再說吧。”

孟瑞山既然出了錢,就不可能當場就和李梅要回。孟瑞山了解李梅家的情況,知道她根本不可能馬上拿出錢來還他,沒事,反正他不急。他一個大男人,看不慣林家欺人太甚的樣子,逼著下堂的媳婦要彩禮,這不明擺著欺負人。這幾年孟瑞山在外面混得不錯,根本不缺錢花,這不過是他順手而為。

“謝謝你!”李梅是打心底感謝孟瑞山,要不是他,說不定林家就會鬧到家里去要銀子,倒時候,要是把老爹氣出個好歹來,可就得不償失了。

李梅根本不怕欠債,她有的是辦法賺錢,只不過是沒逼到那份上而已。再怎么說她也不是原來的李梅,沒有能力承擔家里的責任。反正欠債還錢就行,至于人情債,找個機會慢慢還。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她只能苦中作樂享受現在的生活。

李大娘過來說:“小梅,你也不用這么客氣,瑞山可是我看著長大的,他是個實在孩子,以后有什么事,你可以找我們幫忙。”

“謝謝大娘了!大娘,我先去買點東西,再晚怕一會散集了。”李梅趕緊轉移話題。她只想大家替她說個公道話就行,可不想一直活在同情的眼光下。

李大娘這才放過李梅:“那行,你趕緊的,我和你杏花嫂子在附近轉轉,你買完就來集頭找我們,咱一塊兒回去。”

李梅不再多做推辭,那樣就太見外了,她那裝了東西的竹筐讓孟瑞山給捎到車上,和幾人說了一聲,就去買東西了。李梅不愿讓一車人等她,趕緊去附近買了糖、點心、白面等實用的東西,就回去集合。

回程的路上,李大娘他們像是約好似的,倒是沒再提林家的事,這讓李梅松了一口氣,她和杏花嫂子聊了一些做吃食的事情,很快就到了家。

今天鎮上是大集,趕集的人可不少。李家村去趕集的人不只有李梅和李大娘一家人,還有很多人都去了。這樣就有人看到李梅和林家脫離關系那一幕,這事成了村里人議論紛紛的話題。不是所有人都是好心人,除了那些可憐李梅的,有些心眼歪歪的人看到李梅和孟瑞山的事,說起他們的閑話,八卦越聊越離譜,估計等他們到家,已經把他們聊成暗地里早已勾搭成奸的一對了。

“小梅這孩子,可憐啊,都是她娘死得早,她爹又老實,家里又沒個能撐腰的人,為她說句話……”某個大娘覺得李梅命苦。

“嫁到這樣的婆家,是挺可憐……哎,你們覺得,她和孟家那小子有沒有關系,要不然,那個孟瑞山干嘛連眼都不眨一下就替她拿出五兩銀子?”某個碎嘴的婆娘說道。

“看樣子孟瑞山在外面混了不少錢吧,一出手就是五兩銀子,這都夠他再娶個婆娘了,莫不是真看了李梅?”另一個人帶點羨慕地說。

碎嘴婆娘說:“不然咋的,他們倆要是啥事沒有,他能替她出錢,當個冤大頭?”

閑的沒事的某媳婦問道:“那李梅在她婆家住,孟瑞山回來也沒多長時間,他倆咋勾搭上了?”

碎嘴婆娘說:“嗨,這李梅剛嫁過去沒幾天,年紀輕輕當了寡婦,還能守著她相公的牌位過一輩子,肯定會有別的想法。說不定倆人因為啥事勾搭上的,聽說,有人早就看到他們在一起了。”

幾個人齊聲問起:“哎呀,誰看見了?”

碎嘴婆娘說道:“說這話的,還不是別人,是李梅她大伯娘,你說,這能是假的?”

好心大娘說:“這也不一定,他們兩家關系一直不好,再說了,李梅這孩子打小就是個安分孩子,她大伯娘那是個什么人,就是個挑事簍子,整天給她婆婆告狀,見不得李梅家好,竟欺負她們家。”

另一個人分析道:“反正他倆肯定有事,要不然,孟瑞山肯定不會出那些銀子。那錢又不是大風刮來的,他能白給李梅?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李梅家的境況,能還得起五兩銀子嗎?”

這要是還不起,那就……

某媳婦說:“是啊,李梅家挺窮的,不然她就不會去集上擺攤了。其實,就算倆人真有啥,現在也沒事了,他們一個再娶,一個再嫁,還正合適……”

“說不定哪天就成親了……”

閑言碎語不能傳,越傳越離譜。照這些閑聊的女人的說法,說不定到了家,李梅就成了孟瑞山他媳婦。

李梅一回到村里,就遇到不少出門的人。她看到有人在遠處對她指指點點的,也有人截住她問她集市上發生的事,李梅胡亂應付了幾句,就趕緊回家了。她不怕人家說閑話,可真不想被人指指點點的,想想那些異樣的眼光,李梅嘆了一口氣,唉……八卦閑人咋那么多呢。

李香和李成文被李梅拘在家里玩,他們還不知道有人說李梅的閑話,他倆還是小孩子,就算知道了,也只能生閑氣,幫不了大姐太多。

看到李梅回來,倆孩子齊齊跑去接李梅手里的東西。

“大姐,東西賣的咋樣,好賣不?”李香懂事了,最關心她姐能不能賺銀子的問題。

“大姐,給我帶好吃的回來沒?”李成文才八歲,正是頑皮討人嫌的時候,記吃不記打,看大姐回家,先問有沒有好吃的。

“有,大姐都給你們買了。香兒,東西都賣光了,大姐今天賺了不少銀錢,一會數數就知道了。”李梅把竹筐放下,回答了弟弟和妹妹的話。

她不想讓妹妹知道集市上被人踢了攤子,就說東西都給賣掉了。其實,剩的那些蘿卜糕給林家人給踢了,李梅不怎么心疼,那東西又不值錢,她怕妹妹知道了心里難受。

李香聽大姐說東西都賣了,心里很高興,臉上接著就露出喜滋滋的笑容。

“大姐最厲害,做的東西好吃,當然會賣掉了。”李成文覺得大姐變了,既能識字了,又會講故事,還會賺錢做好吃的,他最高興了。

“大姐,你還買白面了?”李香驚訝地問起。

“是啊,家里不是還有點肉,過午大姐給你們包餃子吃。”李梅沒想到來到古代她連面粉都吃不上,今天賺了些銀錢,她就買了幾斤面,就給全家改善伙食增加營養了。

還錢的事不急,她再想別的辦法,老是從嘴里省,銀子還指不定哪天才能還上。

他們家自從李梅出嫁那天起,就沒再吃過白面。就李成文生病的時候,李老爹狠了狠心買了點大米,給孩子煮粥喝。其實,北方主要吃面食,大米比面粉還貴一些,好米好面都是有錢人家吃的東西。他們這些窮老百姓,地里的收成少,等上繳了賦稅田租,再拿糧食換點錢花,家里落不下多少糧食。留的那點小麥磨成面粉,也就平時給孩子打打牙祭,吃不了多久就沒了,反正李梅家就這樣。

“吃餃子?還是肉的?”

兩小的聽了都不住地咽口水。他們都好久沒吃過面食了,更不用說肉餡餃子,能不饞嗎?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2019女篮亚洲杯赛程 北京pk10计划软件 玩时时彩龙虎怎么稳赚 球探即时比分网 pk10赛车直播官网平台 七星彩每期开奖全计划 中体育zso8飞彩比分 幸运飞艇必中计划软件手机版 时时彩开彩结果 大乐透篮球最大是16吗 时时彩平台 回血吧一分幸运快三回血技巧规律 广东时时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全年无错36码特围网 重庆时时全天开奖软件 三分赛车计划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