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17章 解決...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17、解決...

李梅可不想才來古代就背上罵名,唯一的辦法就是裝弱小,博同情。古代以孝為先,她不可能跟前婆婆對著干,那樣的話她無論如何會站不住腳,在他們還沒徹底攤牌之前,她的弱勢恰恰也是她的優勢,這一切才是開始。

婆婆一聽自家媳婦挺她是話,立馬又蹦起來,“白眼狼,我花銀子把你娶進門,你把三兒克死不說,還在外敗壞我林家聲譽,三兒泉下有知也不會放過你,我現在就要好好教訓你,讓你不知好歹……”

林家婆婆什么時候吃過別人的虧,她要是吃虧的主,她家能越過越富么。

這還是自家兒媳婦嗎,才幾天沒沒見,這個小蹄子就假裝不認識她,哼!心底的火沒發出來她難受著呢,林家婆婆心想,她一個婆婆教訓兒媳是天經地義的事,誰都管不著她,這么想著,她上前揚起手就要打李梅。

這時,一只大手抓住將要動手的惡婆婆,“怎么回事,還敢打人?”

孟瑞山及時出現,擋住了惡婆婆的行兇,這算不算英雄救美,孟瑞山算個英雄,可此時的李梅真算不上美,甚至連清秀都算不上,她因為長期營養不良,長成干扁的身材,頭發發黃,皮膚蠟黃,整個人看上去賴兒吧唧的。她臉上唯一能看的就是那雙因餓瘦而顯得更大更黑的眼睛,此刻雙眼含淚,盈盈欲滴,看上去更讓人心疼。

孟瑞山和李大爺家說好在集市頭上碰面,一起回家,這不他辦完事情就回來了,只比李大爺家晚一步,恰好讓他看見了林家婆婆欲打李梅的情行,林家婆婆粗壯的胳膊一出手,就讓他給拿住了。

“你,你是誰?”林家婆婆結結巴巴地問道。

據李梅目測,林婆婆的身子骨雖壯,可她只有一米五多,站在一米八左右的孟瑞山跟前,顯然很有壓迫感,嚇得連說話都不利索了。

孟瑞山沒搭理林家婆婆,轉身問李梅:“你沒事吧?怎么回事?”

李梅往后退了一步,說道:“我沒事,這事……”

李梅尋思,這是她自己的麻煩事,不太好意思麻煩孟瑞山。她沒尋思這事讓孟瑞山看見,自己為了裝可憐,哭得稀里嘩啦的,給一個大男人瞧見,怎么也會不好意思。不過,孟瑞山這么一大個兒在這里矗著,挺能鎮住人的,看來今天自己是吃不了虧了。

林家婆媳看到李梅和孟瑞山交談,完全不把她們放到眼里,心底的水如沸騰猛然翻滾了幾下,三人皆指著兩人,死死瞪著,差點說不出話來。

這時,老二家的說話了:“老三家的,這可就是你不對了,三弟這才走了多久,你就和別的男人眉來眼去、勾勾搭搭的,讓死去的三弟難以瞑目啊……你說你要是想再嫁人,可以自求下堂,離開林家。你怎么能這樣呢?竟然偷偷摸摸和別的男人來往,你如此不顧林家臉面,給三弟夠屎盆子,玷污三弟的名聲,依你現在的行為,應該先讓宗族審問,然后再拉去浸豬籠,哼,你們這對狗男女,是不會有好下場的!”

李梅的前婆婆也反應過來,張口就開罵:“好你們這對狗男女,光天化日就勾搭上了!三兒啊,娘對不起你啊,咋就不長眼,給你找了這么一個破爛貨,你死了還給你帶綠帽子,老天不長眼啊,你個死女人、臭破鞋,不得好死……”

“你們不要太過分,再胡言亂語,小心拿你們去見官。”孟瑞山火了,他還沒被人罵這么難聽過,狗男女?這詞真難以入耳。他的眼珠子恨不能瞪出來,跟要馬上吃了林家人一樣,嚇得林家婆媳連忙往后退了幾步。

李梅更火兒,她祖奶奶的墳頭的,給她扣了這么多屎盆子,想害死她是吧,林家人還真把她當病貓了,今天不堵住他們的嘴,她就不姓程。

李梅都給氣糊涂了,她前世姓程,今生姓李。

眼看事情發展越來越出乎大家預料,賣東西的不賣了,買東西的不買了,就連附近店里的老板伙計都跑出來看熱鬧。從別處望過去一看,圍得整條街道都水瀉不通,真是人擠人,肩碰肩,熱鬧無比。

李梅雖然氣得恨不能把幾人給扔到天邊去,可她咬牙忍著,沖在場的各位說道:“各位大叔大嬸,大哥大姐,這位替我出頭的是孟大哥,我們是同一個村的人,他不過是看我被欺負打抱不平罷了。”李梅又拉過李大娘來說:“這位是我們村的李大娘,那邊還有李大爺和杏花嫂子,他們都可以為我作證,我們確實是一個村的,但是我們沒有任何關系,孟大哥是看在同村的份上才照顧我,我雖是一介小女子,但從不說謊話,這事你們可以去打聽,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沒做虧心事,自然不怕人調查。”

李梅頓了頓,掃視了林家婆媳三人一眼說道:“還有,這三人原來確實和我有關系,正如她們所說,年長的原來是我婆婆,年輕的兩個是我嫂子,不過,從今天開始,她們和我沒有任何關系了。各位稍等,我會拿出物證,證明和這三人沒有任何關系。”

李梅就一個過冬棉襖,休書她沒動過,一直隨身攜帶,沒想到馬上就用到了。李梅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從棉襖里拿出東西,她轉了一個彎,進了一個胡同,在無人看到的地方拿出那張休書,又匆匆回來。

李梅一走,看戲的眾人不知道她這是唱得哪一出,但是大家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,看李梅能拿出什么東西來和婆家脫離關系。

至于李大娘一家和孟瑞山,總歸是外人,這事他們無法插手,只能靜待事情發展,他們只要保證關鍵時刻李梅不受人欺負就行。

李梅拿來休書,繼續解釋道:“先夫去世之前,他已經寫了休書給我,這就是那封休書。大家肯定想我有了休書為何還呆在婆家,那是因為我念及先夫之情,本想為他守孝一年,沒想到自從先夫走了,婆家的人就把過錯都推到我身上,天天讓我干活,我忍了;不讓我吃飯,我也忍了,直到我最后暈倒在地,才被爹回了娘家。我醒來之后幡然醒悟,我想為先夫守孝,在哪里不行,為何要做在林家受他們的欺辱?所以,現在我已是自由身,我不會再回林家;而你們,已經和我沒有任何關系。在場的各位要是不信,可以拿去看看這份休書是不是真的。”

還當真有好管閑事的識字之人拿過去看,見休書寫的正式,簽名手印都在,大部分都相信李梅的話。

孟瑞山和李大爺一家都不知道這事,咋聽之后,心里都覺得李梅是個可憐的孩子。

林家婆媳被李梅一番說辭給震傻了,懵了,一直都沒沒回過神。

眾人被李梅的一番慷慨激昂的說辭給說服了,他們紛紛覺得李梅是難得一見的好女人,為了給先夫守孝,在婆家忍辱負重,受盡艱辛……瞬間,李梅的形象在眾人心中變的不一樣了,覺得她是個賢惠知禮的好女人。

事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,可不是林家婆媳所能預料的,要是知道會丟這么大人,他們說什么也不會大吵大嚷放到明面上來講,背地里偷偷解決就行。

林家的媳婦不甘心,最后問李梅要銀子,“娘當初可是花了五兩銀子的聘禮把你娶回家的給老三當媳婦的,你嫁過來又沒為林家生個孩子,也沒賺過一分錢,就連聘禮都沒幾樣,難道讓娘的銀子白花了?”

一提銀子,林家婆婆精神了,來勁了,她好像抓到李梅的把柄一般,大聲說道:“你把我的銀子還來,今天你要是不給銀子,就是欠著林家的,你有休書怎么了,你還拿了林家的銀子呢,有媒人可以作證!你不把銀子吐出來,就算我把你賣了都應該……”

眾人開始鄙視林家人,人家一個好好的大姑娘成了你們林家的下堂婦,居然還讓人還聘禮錢,這事前所未聞,簡直是欺人太甚……

孟瑞山從懷里掏出五兩銀子,甩在林家婆媳面前,冷冷地說道:“這是五兩銀子,她今后和你們沒有任何關系了,你們要是再找她麻煩,咱們就去見官吧。”

李梅覺得孟瑞山甩銀子的時候實在是帥呆了,要是她有錢,就會往林家人身上砸,拿銀子砸暈他們。

李梅也想把銀子還給林家,因為她不想以后再和林家有任何牽扯,無奈她身上沒有那么多銀子,只好欠著孟瑞山了。只是這回又欠了他一個人情,銀子好還,人情難還啊!

李梅自個覺得,算起來說,她嫁到林家,除了名聲受損,經濟上沒受多大損失,而且還借林家的銀子治好了弟弟的病,現在還了,算是兩不相欠吧,以后他們沒有任何理由找她麻煩了。

林家婆媳拾起銀子灰溜溜地走了,相信他們拿了銀子之后,不會再去找李梅的麻煩,這銀子可是當著全鎮的人還給林家的,要是他們再無故惹事,林家的名聲就徹底臭了。這次他們鬧得這么大,搞得林家名聲大減,不知道回去會不會被罵?不過,林家以后確實和李梅再無任何關系。

眾人看已經沒了熱鬧可看,紛紛散了,去做各自還未完成的事情。

“哎呀,光顧看熱鬧了,我還沒買鹽呢……”一個人匆匆往雜貨店跑去。

“我忘了給公公打酒……”這人趕緊去賣酒的那里打酒。

嗨,這熱鬧看的,都把正事給耽誤了。

經過這事,再“一傳十,十傳百”,估計李梅的大名眾人皆知了,成了全鎮的名人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七乐彩开奖号码 快3玩法必中技巧 11运夺金稳赚计划方案 二人斗地主和好友玩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图 12选5技巧稳赚高手最新 516棋牌游戏中心 重庆时时在线开奖预测 买什么彩票稳赚不赔 幸运飞艇死公式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 网赌快3有稳赚的方法吗 拉基蒂奇 重庆时时fc登录网址 好的彩票计划软件 2019年捕鱼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