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9章 買肉...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9、買肉...

李梅見路上有賣糖葫蘆的,給弟妹買了兩串。這要是擱以前的李梅,不可能花這冤枉錢買給弟妹零嘴吃,。現在的李梅,花錢觀念可不一樣,她一個現代靈魂,覺得該花的錢錢就得花,錢不是省出來的,是賺出來的,她以后一定要多賺錢,起碼得夠花才行。

李梅本想買油,可她忘了拿油罐,沒有盛油的東西,她只好去買肥肉煉油。煉豬油這事,可是記憶里很久遠的事情了,李梅記得,前世,在她小的時候,家庭條件不是很好,她媽有時就會買肥肉煉豬油。那時,她都就旁邊看著、等著,等煉好油,她就吃煉油剩下的油渣,當時吃著很香、很過癮;后來長大了,她一點都不愛吃了,因為她覺得油渣一點都不好吃,當然,家里條件好了,誰還吃油渣,都改吃排骨了。

李梅在記憶里知道,這古代有錢人和官家貴族都不吃豬肉,他們覺得豬養在圈里,很臟,下賤;牛是農家種田的主力,成了精貴物,朝廷不允許私自殺牛,所以,牛肉也吃不得;達官顯貴們就吃獵來的兔肉、雞肉、鹿肉等,而農民,獵來的獵物基本都賣掉貼補家用,然后買最便宜的豬肉吃。

李梅來到賣豬肉的攤位前,一個長相圓胖、面帶笑容的大叔和善地問:“閨女,買豬肉啊,是要肥肉還是瘦肉,肥肉十八文一斤,瘦肉十五文一斤。”

李梅問:“大叔,能便宜點嗎?”

大叔說了:“天這么冷,你要多買,我就算你便宜點,賣完了,我也好早點回家。”

李梅瞅了瞅攤位上擺著的豬肉、排骨、豬下水(豬肚、豬肝、豬肺、豬腸等),還有大叔身后竹筐里的一堆骨頭,頓時心里有了主意。

“大叔,排骨怎么賣的?”李梅指了指排骨問。

“排骨雖然帶著骨頭,但是煮著好吃,和瘦肉一樣錢,十五文一斤。”大叔解釋道。

窮人買東西最看重的是實惠。怎么才叫實惠肉多,最好肥肉多!這豬肉有錢的人不吃,吃的人又沒錢,沒錢的人當然撿肉多的買。所以,這排骨雖然好吃,但是因為骨頭多,也賣不上價去,和瘦肉一個價,要不是因為燉著好吃,估計這個價都賣不上。

李梅看那塊排骨,起碼四五斤,算了算,買下來最少要五六十文,目前她還吃不起。

“那這些豬下水呢?”李梅指了指盆里那些下水問。

“那些?做出來不怎么好吃,十文全部拿走。”老板是個爽快人,也很實在,把該說的、不該說的都給李梅說了。

“老板,這東西不好吃你還要十文,你看這么著行吧,我買你三斤肥肉,再加上這些豬下水,一共給你六十文。”李梅講價,想了個折中的法子。

老板一算,三斤肥肉五十四文,等于豬下水六文賣了。他認為,豬下水本來就很少有人買,賣不了他還得費事帶回去,賣了就賣了吧,總比賣不了強。今兒不是集市,人也不多,誰家還天天吃肉。集市上忙的時候,他大半天就賣一頭豬的肉,平時兩天才賣這些。現在他是能賣就賣,多少也能賺錢不是。

老板這么一尋思,就答應了,“行來,閨女,你來照顧大叔生意,大叔也照顧照顧你,六十文,你全拿走吧。”

“大叔,你可真會說話,那下次我還到大叔你這兒來買豬肉。”李梅覺得這老板會說話,會做生意,讓人花錢買他的肉,完了還挺高興。

老板一聽,更高興了,笑呵呵地給李梅把肉割了,然后用麻繩系起來。可他看見那一盆豬下水愣住了,問:“閨女,這些豬下水可不少,你怎么拿走?”

李梅想起來了,她圖方便,把竹筐放到空間里,遇到孟瑞山,把這事給忘了,現在怎么辦,她總不能當著肉攤老板的面,把竹筐變出來。

李梅不好意思跟大叔笑了笑,說:“大叔,本來我沒想著買這么多……”

老板一聽李梅這么說,趕緊說:“閨女,要不這樣吧,我這攤上的肉不多了,估計一會就能賣完了,要不你就用我的竹筐,反正又竹筐又不值錢,你下回再來,想著給大叔捎回來就行。”

這年頭基本都用竹筐盛東西,幾乎家家都會編竹筐,編竹筐的竹條都是自家中的,山上有的是,根本不花錢,就是費點工夫。所以,肉攤老板不心疼一個破竹筐。可不就是個破竹筐,他常年宰豬,不知用壞了多少竹筐,現在這個也快不能用了。

李梅一聽,覺得這樣正好,大叔這么熱心,想著下次還在他這兒買肉。

賣肉的大叔給李梅收拾竹筐,里面放著一些剔得干凈的大骨頭。

李梅一看,急忙說:“大叔,那些骨頭你不要,就給我吧,我背回去。”

“本來這些是我帶回去喂狗的,本想倒掉,既然你要,就我就都給你裝進框里。”大叔說完,也不收拾骨頭了,直接把一盆豬下水倒進框里,把那塊肥肉放到了最上面。

“閨女,這可得有一二十斤,離家遠不,你背得動嗎?”大叔真是熱心腸。

李梅雙手提了提,說:“沒事,能背動。”她看肉攤后面是個糕點鋪子,和大叔說:“大叔,我先把肉放你這兒,我去點心鋪子里看看,回來再拿著行嗎?”

“行,你去吧!”老板很爽利。

李梅想看看這店里賣什么點心,要是不太貴,就買點給弟妹帶回去,光吃高粱面,哪有營養,沒營養,那就長歪了。

原來的李梅可不懂這些,舍不得花錢去買點心,她應該也是很少見到點心,所以在她的記憶里,知道的點心品種和名字不多。

李梅進去一問,有芝麻糖酥、糖糕、綠豆糕、棗糕等,基本都是甜點。李梅看到,棗糕就是白面或者是粘面蒸成好看的花型,在上面個嵌上幾顆棗而已,很是簡單,要是她做,肯定也比這好。

可能是因為糖貴,所有的糕點都不便宜,最便宜的綠豆糕還比肉貴,要二十文一斤。綠豆糕是綠豆面做的,算是雜糧,賣得價錢低一些。不管怎樣,李梅還是買了一斤綠豆糕,回去嘗嘗,順便看看自己能不能做點什么來賣。

孟瑞山在街上逛了一圈,買了不少東西,就是沒買肉,他自己會打獵,家里根本不缺肉吃。他想給孩子買點糕點,也進了糕點鋪子。

李梅剛付完錢,就看到孟瑞山進來了,瞬間,她覺得屋子就變窄了,身高比她高太多的男人很壓迫感。她知道些古代的規矩,現在的她可是個寡婦,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更合適一些,只好嘟囔了一句:“孟……大哥,我來給弟弟妹妹買點糕點。”

李梅見了他不知道該說什么,這古代男女還要避嫌,加上她是寡婦,更是不能多和男人說話。可孟瑞山也算幫過她,不說話又說不過去,只能撿著最無聊的說兩句。

孟瑞山點點頭,直接過去隨便要了兩種糕點,讓伙計給包起來,付了錢就走。

他見李梅呆在門口不動,就問:“買完東西了嗎,買完就回去。”

李梅回過神來,忙跟著出去了。

“大叔,我把肉拿走了!”李梅告訴賣肉的大叔一聲。

正巧有人來買肉,大叔正忙著,回頭告訴她:“拿走吧,以后再來啊……”

“知道了,下次給你把筐送回來!”李梅回了話,就要背筐。

孟瑞山聽到李梅和肉攤攤主的對話,回頭這么一看,嚯,東西還不少,她長得那么瘦,能背動嗎?

孟瑞山過去幫李梅背筐,卻見里面不是豬下水就是豬骨頭。他皺了皺眉,卻沒說什么,背起筐就走。孟瑞山尋思,這女人真傻,買這些做什么,又不好吃,難道是家里人饞肉吃了?看來家里是真難過,連點肉都吃不起,以后能幫就幫點吧。

李梅想起來,只買了肉,沒調料做出來也不好吃,她該去哪里買調料?想了想,知道雜貨店就賣兩樣,品種很少,很少有人買這些東西。

要做豬下水,配料少了怎么去味?李梅就想去藥鋪看看,那里應該有賣的,調料也屬于藥材。

李梅叫住在前面大步走的孟瑞山,“孟大哥,我想去藥鋪買點東西。”

孟瑞山知道藥鋪和酒樓正好是相反的方向,不過藥鋪這邊卻是回家的路,隨即他說道:“那你買完了在藥鋪門口等我,我去駛車過來。”

李梅去藥鋪買做肉用的調料,八角、花椒、茴香、豆蔻、香葉、桂皮等各買了一點,花的錢卻比買肉還貴了十幾文。李梅瞎尋思,這農家真有人生病了,還真看不起,藥多貴啊。

遠遠地李梅就看見孟瑞山駛著牛車過來了,到了她跟前,車停了,李梅趕緊上了車。她見孟瑞山把那張毛墊子放在一邊,根本沒坐,看來是給她蓋的。李梅拿來蓋上,她忽然覺得,這個男人還算不錯,挺心細,知道照顧人。

其實是孟瑞山是怕李梅凍壞,增添家里的負擔,他還真沒看上李梅什么。當然,李梅也沒多想,就是孟瑞山給她的第一印象還算不錯,頂多有點大男子主義,可這古代男人一般不都這樣兒。

兩人坐著牛車一路無話回去了。回程時,冬日的暖陽已經高高掛起,雖然溫度不是那么炙熱,照在人身上,卻是暖暖的,李梅沒覺得很冷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体云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时时计划预测 玩pk10倾家荡产案例 澳门旅游攻略 百人牛牛连线 21点游戏安卓 pk10计划群带赚钱 手机购彩软件排行 微信猜大小单双如何玩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云南时时开奖中心藏宝阁 3d万能五码组六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秘诀 七星彩开奖视频今天的 幸运飞艇电脑版本计划 彩经重庆时时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