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8章 吃面...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8、吃面...

孟瑞山年齡大點,合適地不太好找,到了成親年齡的姑娘一般都定親了,沒定親的姑娘除了年紀小的,不是歪瓜裂棗,就是心高氣傲的。在眾多熱心大嫂的幫助下,孟瑞山終于找到一個本分老實的孤女秀玉。

當時秀玉的老爹快不行了,想在臨死之前看到女兒嫁人,他知道自己的病拖累了唯一的閨女,要是閨女不成親,他死不瞑目……

恰好,有人給孟瑞山說親,媒人就把他的情況給秀玉她爹說了。秀玉他爹聽說是一個當兵的,上進認真,還當了個小官,上無公婆約束,下午家人拖累,而且孟瑞山那時答應生活在本地,不回老家,所以,秀玉他爹答應了這門親事。

兩人成親后還算不錯,男耕女織,家里有幾畝薄田,孟瑞山還有軍餉可拿,不缺銀兩花。軍中忙時,孟瑞山就忙軍中之事;不忙時,他就幫家里種田。這是孟瑞山這些年來生活的最為平靜愜意的幾年。

一年以后,兩人得了個男娃,小名叫壯壯,大名孟安平。名字的寓意就是希望孩子能健康壯實,平安富順。孟瑞山得了兒子,心情好得不行,讓媳婦準備了酒菜,邀請同僚來家里喝酒,當晚他就喝了個大醉,不住地念叨他有兒子了。

就在孟瑞山春風得意的時候,不幸的事情再次降臨了,秀玉得了急癥去了。孟瑞山為了兒子,不得不辭了官職,返鄉種田。

話說回來,李梅坐在牛車上,背對著孟瑞山。孟瑞山牽著韁繩趕車,為了避嫌,他的頭一直向前看。兩人一個鰥夫,一個寡婦,誰都不說一句話。兩人的身體僅僅隔著一道縫隙,可兩人的身份卻像座山似的隔在他們中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管孟瑞山此刻在想什么,反正李梅是望著牛車上的獵物露出羨慕的眼光。她這個身板瘦得跟柳條似的,她弟弟妹妹也都不胖,從這兩天的飯食就可以看出,絕對是營養不良。要是有肉吃,她是不是可以再長高點,多長點肉,順便豐豐胸,養養身子;弟弟妹妹也可以長胖點,增加點營養,他倆這個年齡,缺了營養傷不起啊。

干冷的寒風吹在臉上、身上,不一會兒,李香走路攢的那點熱乎勁就吹沒了。她縮著脖子、蜷著腿緊緊縮在車上。李梅不禁尋思,這牛車好坐,可老天不給力,太冷!

孟瑞山自己出門,根本就不用添加御寒物品。他一個大老爺們,火力大,身體壯,根本不怕冷。往常,要是趕牛車載人,都會在車上放床破棉被啥的御寒。

李梅的身體本來就虧空的厲害,身上沒什么熱量,這冬天即使沒有風,也是寒氣逼人,李梅很快就給凍得開始打哆嗦。她真想下車繼續走路,可她又覺得,人家好意邀她坐車,她這會兒要是不給面子下了車,好像挺不是那么回事的,鄉里鄉親的,說不定以后還得找人幫忙呢。唉,忍一會兒,忍一會兒就到了。

快到鎮上的時候,孟瑞山說了句:“快到了。”然后他往后一看,發現李梅凍得嘴唇發紫,渾身直打顫。

“冷怎么也不說一聲。”孟瑞山皺緊濃眉,訓斥了李梅一句,心里想,真是個傻的。他趕緊從屁股底下抽出帶有余溫的毛墊子,讓李梅蓋在自己上。

李梅冷得快說不出話:“我,我……”她現在恨不能鉆到火爐里去烤烤,真他奶奶地太冷了!

進了鎮里,孟瑞山沒讓李梅下車,他直接把車停到賣獵物的酒樓前。

“你進屋暖和一下,我把獵物賣掉。”孟瑞山很專制地提李梅做了決定。

李梅凍得快麻木了,哆哆嗦嗦下了車,跟著孟瑞山進了酒樓。屋里明顯暖和不少,尤其是一樓靠近廚房的地方,李梅覺得那里暖和,她直接就走過去,找個地方坐下來。

店里的掌柜見孟瑞山提著獵物進了屋,連忙過去招呼他:“孟兄弟,你來了,這次打到什么獵物了。”

孟瑞山沒說廢話,直接讓掌柜看手里的貨。掌柜看到有一只大狍子時,心里歡喜地緊。他很看重孟瑞山,知道他身手好,每次都能獵不少東西。孟瑞山隔三差五就來送貨,別家可沒有這樣的,比起他就差遠了。

掌柜地看到孟瑞山后面跟著個女人進來了,還驚奇地問道:“孟兄弟,你成親啦?”

李梅的心思都放在怎么去暖和身子上面,這會兒冷不丁地聽到這么一句讓人誤會的話,差點沒嚇到。她轉過身去看了眼,發現孟瑞山同樣也在看她,兩人的目光只是交匯了那么一眨眼的時間,都略微不自在地轉開頭。

孟瑞山沒有向掌柜解釋什么,他只問了句:“劉掌柜,你看看這些貨多少錢?”

劉掌柜給孟瑞山算了銀子,叫伙計把獵物拿到后院。

“掌柜的,有熱湯面嗎,來一碗!”孟瑞山見李梅實在是凍得不輕,一時半會只怕暖和不過來,干脆給她叫了一碗熱面,讓她喝下去暖和暖和。

本來他不用這么多事,把她放到路口就行,可他看到這個女人那瘦弱發抖的身子,要是放下她不管,說不得會生病。要是真生病了,麻煩可就大了。這農家人最怕生病,不光受罪,最重要的是得花錢看病。他聽說李梅是為了給弟弟換看病的錢,才嫁了個病秧子,也是個可憐人。他干脆好人做到底,把她叫到了酒樓。沒想到劉掌柜卻誤會了,以為是他的續弦。

孟瑞山暗自覺得可笑,就她那小身板,自己一只手都能提起來,兩人的身形實在不般配,李梅最多到他胸口,看著身子骨還不怎么好。要是真給壯壯找個后娘,不光是心善,起碼得找個健康的,他可不想接二連三地喪妻……

李梅可沒想那么多,她在好好觀察酒樓,看能不能找到賺錢的法子。

小伙計清亮地一嗓子:“面來啦……”他把盛上的面放到孟瑞山跟前的桌上,就下去了。

孟瑞山朝李梅喊了一聲:“李家妹子,你過來!”

李梅不知道孟瑞山找她啥事,乖乖走到這邊來,疑惑地看向孟瑞山。她這會兒已經好多了,起碼不會不住地打哆嗦了。

“坐下,把這碗面吃了!”孟瑞山下了指令,也許是他當兵留下的習慣,說話直截了當,直指核心。

“我早上吃過飯了。”李梅諾諾說道,她哪知道孟瑞山要讓她吃面,還以為孟瑞山早上沒吃飯,他給自己點的。

孟瑞山見李梅不聽話,直接把碗推到對面,“快點吃,要是你凍病了……”接下來的話不言而喻。

李梅聽完這話,知道他是好意,這農戶家真是看不起病,尤其是她家。好吧,吃面就吃面,幸虧她帶了銀子,到時候自己付錢就行了。

李梅看著那碗面,幾滴油星兒,上面飄著點蔥花,再無其他。這面真是純,就是面粉做成的而已,比起現代的炸醬面、打鹵面、擔擔面、燜面、炒面等來說,可是天差地別了。

對現在的李梅來說,能吃碗面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。她慢慢將面吃完,身上總算暖和過來了。

孟瑞山坐在對面不遠的地方,見李梅把面吃完,就告訴她:“你一個女子上路怕是不安全,還是坐牛車回去吧。你什么時候回去?”

看著對面那張棱角分明的成熟男性面孔,李梅緊緊考慮了一瞬間,就回話:“我去買點家里用的東西,不會用太長時間。”

她尋思,要是拒絕了這個好心男,然后自己又把東西買多了,全部提著回去那就太悲催了,還是搭個便車,冷點總比又冷又拿不動東西強。

李梅掏出銀子,就要付面錢。

孟瑞山見狀,趕緊催她:“我已經付了面錢,沒幾個錢兒。你還是把錢放好,趕緊去買東西,買完再回來這里,咱們一起回去。”他說著就往外走:“我也去買點東西。”

李梅看他這樣,只好把錢放好,想著等什么時候還了這個人情。她和孟瑞山又沒什么關系,原來見面連一句話都沒說過,怎么也不能白吃人家的面。李梅邊想邊往外走,出了酒樓的房門,她一下子頓住了,開始翻找以前的記憶,想起哪里是賣菜、賣肉、賣油鹽的,她都打算去看看,問問價錢,看看能不能某點生路。

酒樓的里劉掌柜納悶地看到一前一后走了的二人,有點納悶,這孟老弟到底和那女子是什么關系,本以為是他的續弦,沒想到他叫人妹子,還買面給人家吃……說不定是孟老弟看上人家了,這才獻殷勤,對,就是這樣……孟老弟真是個悶葫蘆,看上人家直接去提親不就行了,是怕人家不愿意?劉掌柜自己陷入他設想的情節中……

李梅想著家里沒油,得買點;還得給弟弟和妹妹買點零嘴吃,;最好買點肉,家里的人都需要補補。算來算去,要買的東西真不少,不知道這銀子經不經花,看來得趕緊想出賺錢的法子,要不就坐吃山空了。她本想賣菜來著,可她在酒樓瞅了一眼人家用的白菜,外皮都蔫了吧唧的,她要是拿出新鮮的來,就怕人說閑話,要是傳到李家村就麻煩了。再說今天遇到了同村的孟瑞山,要是讓她看見自己賣菜更沒法解釋,看來還是找機會再說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11选5追号40期必中 广东11选5免费计划软件 竞彩计算器 优博时时彩平台 山东时时开奖图 pc28人工计划软件 谁有龙虎群拉我 超级大乐透吧 江苏快三怎么玩大小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稳赢 超神pk10计划手机版ios 快三人工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 pk10怎么玩法介绍 中网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 七星彩选码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