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7章 孟瑞山...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7、孟瑞山...

李梅出了門,就看到稀稀落落的舊院落、路邊光禿禿的樹枝,這樣的景色看到眼里,憑添一份凄涼。

就這樣,絲毫沒有動搖李梅出門的心,外面很冷,她縮著脖子走在路上,看到迎面過來一個人,是寶根叔的媳婦,原來李梅叫她寶根嬸。

李梅知道他爹和李寶根大叔家關系好,自從她娘沒了,寶根嬸很照顧她家。李梅成親的時候,時間急,加上沒錢,根本沒準備什么嫁妝,寶根嬸看不過去,讓她爹買了棉花和布料,幫她做了兩床新被褥,當做陪嫁了。雖然被褥現在成了林家的東西,但寶根嬸的心卻是為她好,怕李梅一點嫁妝不帶,讓婆家人說閑話,有總比一點沒有好。

“寶根嬸,你這是干嘛去?”李梅笑著和寶根嬸打招呼。

寶根嬸看是李梅,就說:“小梅啊,這不,我要去你家。你爹和你寶根叔、還有你大山哥他們去城里干活了,他走之前不放心,說讓我抽空到你家看看。這不,我剛喂好豬,就來了。”

“寶根嬸,我又不是小孩子,香兒和成文很聽話,哪還用你看。我正想著去鎮上買點東西,我看家里缺了不少東西。寶根嬸,你要是沒事就回家忙著,家里我都交代好了,晌午我回來給他倆做飯,這會他們估計在家玩著,啥事沒有。”李梅知道寶根嬸是熱心腸,可他們家真不用寶根嬸照顧。

李梅尋思,老爹可能覺得他出遠門,不放心家里。這也沒多遠吧,不過二十幾里路,到縣城罷了,乘牛車就是慢點一個時辰也能到了,老爹晚上又不是不回來了,還特意麻煩寶根嬸。

寶根嬸子想想也是,“行,那我先回去了,要是有事你去叫我一聲。”

李梅告別的寶根嬸,順著鄉間小路往前走。她一直走路,身上一點都不冷,就是凍得耳朵疼,她只好伸出戴著手套的手捂起耳朵繼續走路。

本來李梅覺得不遠,可這一走起來,就覺得路長了。她走了好久,才走了約莫一半的路程。冬天出門的人真少,她這向前望過去,空蕩蕩的,沒人;向后望過去,遠處那一動的黑影是什么,車,還是人?不管了,和她沒關系,趕緊走吧。

此時用雙腿趕路是李梅,特別懷念前世的公交車,就算擠一點,好歹是四個轱轆,不用折騰自己的腿。可現如今……唉,她搖搖頭,以后有的是走路的時候。

李梅聽到喊“駕”的聲音,知道后面的車追上來了,她回頭看了一下,果然是一輛牛車,正慢悠悠地跟著后面。

李梅轉回頭想,牛車再慢,也比她快,因為牛腿比她腿長,還比她多兩條腿。就是不知道是誰趕牛車,她一個單身女子可是不方便做陌生人的車。

李梅聽到牛蹄子踩著地上的聲音越來越近,她沒好意思回頭,怕人家以為她想搭便車。此刻路上可是沒人,想想貌似有點危險,誰知道趕牛車的是不是好人呢?

李梅后知后覺地想到,她腳下不由加快了步伐。

很快,牛車超過了李梅。李梅這才看到趕車的背影,是個身材高大的男人,因為他側著身子趕車,看不到面孔。

昨天孟瑞山上山打獵,獵到幾只山雞、野兔,還有一只狍子,今天就打算拿去鎮上賣了。他把三歲的兒子放到隔壁李大爺家,讓李大娘幫忙照看。他順便借了李大爺家的牛車,放下一只山雞就匆匆趕車走了。

孟瑞山沒想打路上遇到熟人,他駕車過去,不經意地回頭一瞥,發現走在路上的竟是李老漢的閨女,他忘記她叫什么了,原先見過她幾次,只記得她的樣子。

孟瑞山“吁”了一聲,停下了牛車,回過身說道:“你是李老爹家的閨女,去鎮上?上車吧,坐牛車輕快點,能早點到鎮上。”

他說完就去收拾后面的東西,把獵物往一邊推了推,給李梅讓出個地方。

“呃……好的。”李梅想了想,知道這人是誰,她頓了一頓,就木然地爬上車,坐在孟瑞山為他騰出的地方。

李梅翻出這個人的記憶,知道他叫孟瑞山,也是個可憐人。父母死得早,臨終把他托付給大哥照顧。那時他才十一二歲,他大哥已經成家好幾年,大嫂是個彪悍的人,家里的財產掌管的死死的,他大哥是個怕媳婦的男人,不是很在乎這個弟弟,看見媳婦欺負弟弟,都不維護他。所以,孟瑞山的日子很不好過。

十七歲時,孟瑞山在朝廷征兵時走了,這一走就是八年,村里人幾乎忘了這個年輕人,所有知道他的人還以為他出了事回不來了。沒想到的是,八年后,他回來了,不但回來了,還帶回一個兩歲多的娃娃來。

孟瑞山回來之后,大哥大嫂不讓他進門,他帶著孩子沒處住,李大爺收留他爺倆住了幾天。

后來,孟瑞山去找了村里的里長,讓里長做主給他和哥哥分家。他說了,只要田地,不要房子,因為他要和孩子吃飯;而且他爹娘過世時說過,房子還有田地和哥哥平分,但是念在哥嫂照顧過他幾年的情分上,他就不要房子了。這事兒里長知道,孟家老父走時,把他叫過去托付過這事。

孟家大嫂知道孟瑞山想分家產,氣得跳腳,連著罵了好幾天。可是孟瑞山確實有份得到一半財產,在里長的說和下,孟瑞山最后得到幾畝不是很好的田地,這事就這么過去了。

孟瑞山沒地方住,就跑到山上砍了些樹木,自己扛回來,在李大爺和他兒子的幫助下,蓋了一個木屋暫時住著。后來又請人在李大爺家不遠處蓋了一座小院子,自己帶孩子住。

因為分家的事,孟瑞山和他大嫂的愁也結下了,這要不是孟瑞山長得高,長得壯,一瞪眼有點嚇人,估計孟家大嫂能把孟瑞山的日子攪翻天,就算這樣,孟家大嫂也經常找茬。

其實,孟瑞山去從軍的原因是這樣的:

那時,孟瑞山的大嫂整天指使他干活,還不讓他吃飽(好像他倆的遭遇一樣)。都說“半大小子,吃死老子”,他本身長得就高大,飯量也大,他大嫂每次叫他吃倆窩頭就不給飯吃了。好心的李大爺經常偷著塞給他點東西吃。后來趁冬天沒事的時候,他跟李大爺學打獵,他也滑頭,有點心眼,知道自己在外面烤著吃完了再回來,這才沒餓死。

不知道誰在孟家大嫂跟前嚼舌頭,說看到孟瑞山在山里偷著吃肉,氣得彪悍大嫂罵了他三天,什么“家賊難防”“吃里扒外”等等莫名其妙地罵名,那聲音大的隔一條街都聽見了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誰都心里明白,可是沒人給孟瑞山說句公道話。

孟家地里有了收成,賣了糧食得了錢,都叫孟家大嫂拿起來了,孟瑞山一個子都撈不著,倒是活沒少干。他都十六七了,長得人高馬大的,比他哥都能干,已經到了成親的年齡。可他嫂子愣是當沒這回事,只是留他在家干活,管他口飯吃。當然,自打孟瑞山能當個整勞力干活,他大嫂基本都叫他吃個飽飯,要是吃不飽,哪有力氣干活呢?

有媒婆給孟家大嫂說親,她都把人罵出去,說人家是吃飽了撐的閑得沒事干。孟家大嫂認為,她要是幫孟瑞山成親,不得花錢么,這是其一;其二,這些年她對孟瑞山啥樣,她自己心里門清,她覺得要是孟瑞山娶了媳婦,肯定沒現在這么聽話,不會幫她干活了。俗話說得好:娶了媳婦忘了娘,何況是她這個對他不好的嫂子。所以她死死把這錢,說啥也不給孟瑞山成親。

孟瑞山知道,自己手里沒錢,他提分家也沒什么依仗,說不定嫂子會罵他“狼心狗肺”“忘恩負義”,要是鬧開了,他肯定得不到什么好處;可要這么稀里糊涂地跟大哥一家過下去,指定不行,他的日子連長工都不如,也就能混口飯吃,再這么下去,也沒什么前途,說不定連媳婦都娶不上。

恰好,此時朝廷征兵,他聽說鎮上貼了征兵布告,就偷偷去報了名。等孟瑞山走的時候,他哥嫂才才知道,氣得他嫂子大罵“養不熟的白眼狼”,“最好一輩子別回來”。她生氣的是,從此家里少了個大勞力;他大哥則覺得他弟弟什么都不拿走了很好,因為這樣他們兄弟倆就不用鬧分家,他可以自己占有這那些田地和房屋。

孟瑞山分去邊防駐守邊疆。當時朝廷有個很人性化的制度,長期駐守邊疆地的官兵,可以帶家人同去,還可以分到田地和房屋。當然,這些東西是朝廷根據駐守年限和官銜大小分配的。

孟瑞山去當兵時刻沒想那么多,他一個鄉村少年,沒多大抱負理想,就想著出來能混出點什么來,就是叫他自己說,他也說不清。

孟瑞山身強體壯,還有點小機靈,一點就透,所以很快就得到上頭的賞識,當眾夸獎了他。孟瑞山覺得很有成就感,訓練,勞動等越發賣力,后來因為騎射訓練的好,還做了騎兵。

漸漸地,孟瑞山混了個不大不小的官職,這時他已經二十有三了,在那些同僚的眼中,他已經到了必須成親的年齡。像他這個年齡的同僚,有的孩子都六七歲了。

某天,孟瑞山一個很好的同僚一提這事,其他人開始起哄:“這事交給你嫂子了,保準給你找個滿意的。”

“是啊,咱們這幫人,就你沒成親了,這么多嫂子,肯定能給你找個好的。”

孟瑞山在眾人的起哄調侃中同意了找媳婦這事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2期4码计划 通比牛牛是什么意思 即时比分预测 骰子猜大小怎么玩 高频彩计划软件 大乐透开奖结果 手机牛牛 江西时时今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北京pk赛车平台哪家好 最稳平特1肖 新时时输了好多钱 大乐透篮球最大号码 重庆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 麻将怎么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