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4章 手搟面...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
4、手搟面...

李梅下床后,咬牙頂著最后一點力氣來到灶房,灶房有一張矮腿桌子,上面個已經擺好了飯菜。稀飯,看著顏色還不錯,可那窩頭的顏色,暗紅色中帶著黃白,一看就是雜糧做出的,李梅從記憶中得知,這是高粱米做的,還不是很純的高粱米,是摻雜了一些別的面子做成的;菜,就是一小碗腌蘿卜咸菜。

四個人圍在桌前開始吃飯,桌上無人說話,只聽到幾人吃飯的咀嚼聲,李梅是因為剛來,不知道說什么;李香和李成文可能是因為大姐剛回來,見到大姐的手,他們心中肯定有想法,或許這就是他們不說話的原因;至于李老爹,他就是個悶性子,根本不知道怎么和孩子交流,現在是一門心思想賺錢。

李梅原來可沒吃過高粱做的東西,頭一次吃,覺得還行,就是那窩頭,可能是因為磨的面子粗糙些,有些難以下咽,這可是有史以來她吃過的最難吃的一頓飯了。沒想到,家里窮得只能吃高粱面。

對李老爹和李香他們來說,能一年到頭吃飽飯就不錯了,想吃好,那是絕對是奢望,他們從沒去想過。

飯后,李梅和李香姐弟全都坐在炕上取暖,李老爹閑不住,就出門了。

李梅填飽肚子,有了點力氣,也就不躺著了。她見弟弟穿的衣服都破了,看著很礙眼,就說道:“成文,你的衣服破了,脫下來姐給你縫縫。”

也許是李梅接受了這具身體的記憶,她對弟弟妹妹的關心自然而然,一點勉強的感覺都沒有。這縫補衣服的事,李梅記憶里她這個當大姐的經常做,她估摸著自己縫上那么幾回就熟練。原來的她可是沒機會縫衣物,在現代時,買來的衣服穿不壞就過時了,哪有機會動手縫。

李香馬上打岔,“大姐,你的手都凍破了,肯定很疼,還是你教給我,我給他縫好了。”

李梅嫁得匆忙,好多東西還沒教給妹妹。

李香今年十歲,李梅原來覺得她小,沒讓她做過針線活,只是讓妹妹幫她做些燒火、刷碗、等輔助類的活。既然現在妹妹提出來了,那她就教給妹妹,反正在古代,女兒家早晚得學著針線活。李梅依據原來身體中的記憶,告訴妹妹該怎么縫衣服,比如針腳的大小,顏色的搭配等。當然,他們家的衣服都破不成樣子,沒那么些講究。

李成文大姐教給二姐縫衣服,不禁說:“大姐,你回來真好,你不在家,我和二姐總是覺得家里少了什么。”

李梅看看到弟弟瘦弱的身子、臟兮兮的衣物,就像是個要飯的叫花子;妹妹也是,看著比正常孩子矮一些,十歲了還像七八歲的孩子,可能是營養不良造成的。這沒娘的孩子真就是草,穿衣吃飯沒人管。

李梅看到弟弟那眼巴巴地望著自己,那雙黑色的瞳仁里充滿的是對大姐的依戀和信任,她便對弟弟做出承諾:“成文,這次大姐回來不走了,大姐還像以前那樣照顧你;你放心,咱家的日子會慢慢好起來的,大姐會想辦法賺錢,給你們買好吃的,不會讓你像現在這樣了。”

“大姐,你回來真好,只是林家愿意嗎,他們家會不會讓你回去……?”李香也沒那么天真不懂事,婚嫁的事她知道一些規矩,都說“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”“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”,說起來,李梅現在就是林家的人了。

李梅拍拍李香的肩膀,安慰地告訴她:“沒事,大姐會處理好一切,我不會再回去了。”

聽到大姐肯定的回答,李香和李成文這才放下心中的擔憂,開心地笑了。大姐就是他們的主心骨,在他們心中,大姐就和母親一樣;沒有大姐,有些事他們不知道該怎么辦。

李香在大姐的指導下,給弟弟補好衣物,頗有成就感地笑了,李梅見狀就夸獎她:“香兒,你縫的真好,大姐當初第一次縫衣服時,可是不如你。”

李香羞澀了,臉上露出淺色的粉霞。

李梅看到屋子里的黑色蜘蛛網礙眼,就指揮弟弟那掃把來。她看現在沒事,想除去那些礙眼的東西。

李成文不只拿來了掃把,還拿來兩根長長的樹枝,姐弟三個就把那些黑蜘蛛網戳下來。李梅還用掃把掃了一下周圍的墻壁,感覺是順眼了一些。

其實這些都是感覺而已,這屋子打掃和不打掃真是差不到哪里去。房頂沾滿黑乎乎的黑灰,墻上也有,就是顏色淺一些。李梅也就圖個心理安慰而已,這個家是簡陋得不能再簡陋,窮得不能再窮了。

后來,李梅去各個房間轉了一圈,基本了解了家里的情況。家里出了幾張破桌椅,還有就是幾床就棉被,再來就是水缸和石磨,還有幾樣種莊稼的農具,這就是整個家的家當。就這樣,小偷進來都沒得偷,就沒一樣值錢的東西。

冬天白天真是短,在李梅的磨磨蹭蹭中,很快一下午的時間就打發了過去。因為怕晚上浪費燈油,所以,農戶家里沒什么事都是早早睡覺。

李梅看了看家里能吃的糧食,除了高粱面,就是一些還沒磨的高粱,還有小半袋子玉米面,這就是比較好的口糧了;大米和面粉,那是一星半點都沒有。她只好想,權當是體驗生活了,還是得想辦法多賺錢,不管到哪,有錢才能買一些身外之物,才能吃飽穿暖;有了錢,也許她還能送年小的弟弟去讀書。

李梅看著高粱面,想怎樣做才能好吃。她以前都是自己做飯吃,在網上看到過手搟面好吃,記得小時候媽媽也給她做過,她很懷念那個味道,就特意去超市買了點粗糧回家,自己嘗試做手搟面吃,。還好不是很難的技術,只是和面時用點技巧,做了幾次她就掌握了技術,因為她喜歡,后來就經常做著吃。

李梅要動手做晚飯,李香非要她做,還不是因為李梅的雙手不成樣子,不只有凍瘡,還有凍裂的口子。

李香看看自己慘不忍睹的“豬手”,終于屈從了妹妹的建議,“你和面,我搟面,搟面碰不著手上的傷口。”

李香這段時間經常和面做窩頭,很快就和好面,然后她看大姐把面搟成薄薄的餅,又搭成一層一層的,中間還撒上面子,切成條狀,最后,撒上一點面子,攤開面條,這樣,手搟面就做好了。李香看著大姐麻利快捷的動作眼花繚亂。

“大姐,以前怎么沒見過你做這樣的飯食?”李香確實沒吃過大姐做的手搟面,她只吃過煮的面疙瘩。其實這個時代有面條,只是他們的娘親走的早,那時李梅還小,沒學會而已。

李梅想了想,確實沒做過,“以前不會,剛學會的。”

李香還以為她是在林家學的,慣例而言,外人都會這樣想,林家的條件好,吃飯自然是換著花樣吃。

李香燒火,李梅用勺子從鍋頭的油罐中刮了幾刮,終于挖出點油底子來,她把油放進熱鍋里,稍后又放上點醬油(他們家吃咸菜的時候多,買點醬油醋能吃好久),接著倒上水;等水沸騰以后,她把面下到鍋里,煮了幾滾,等面條熟了,就讓李香熄了火。

家里確實什么都沒有,青菜更不用說,這冬天富戶家也沒青菜吃。李梅把蘿卜咸菜切成碎丁,放上點醬油醋拌了拌,再把下好的面盛到幾個碗中,上面撒上切好的咸菜丁,這才開飯。

李老爹自打李梅她娘走了,還真沒吃過一碗熱面。他一個大男人,會干地里的活,可是不會做飯。自從他婆娘走了以后,都是大閨女李梅開始嘗試著做,從開始的半生不熟,到后來的勉強入口,如今是越做越好吃了。

比起干巴巴地窩頭來,這湯面吃著很滑口。李成文一吃,就管不住嘴了,小嘴吧唧吧唧地吃得很快。

李香也稱贊大姐做得好吃:“大姐,這面真好吃,明天你再做一次吧,這比窩頭可好吃多了,吃下去身子還暖和。”

李梅看幾人吃得開心,她也高興,挺有成就感。原來她都是一個人吃飯,有時候吃著吃著就覺得忒沒意思,忽然就沒胃口了,感到家里的餐桌上空蕩蕩的,越吃越沒味,當時她就想:這要是爸媽都在多好啊,她也知道,那是奢望。

現在,看到便宜老爹和弟妹都很捧場地吃著她做的面條,她心底的那份孤寂,早已被趕到某個旮旯里去了。

吃過晚飯,天色很快暗了下來,李香洗碗刷鍋收拾完以后,在火炕的灶口處添了一些柴火,把炕燒得熱熱地,又去給老爹和弟弟把炕燒好,這才上炕睡覺。

李梅看著大妹忙來忙去,就知道自打自己嫁出去,妹妹就越發懂事了,會干的活也越來越多了。這才十歲的孩子,要是放到現代,那就是祖國的花朵,家長的希望,還在爸媽懷里撒嬌,在學校里上課。可在這古代,還是農村,投生在這么窮的一個家里,弟弟都錢去讀書,別說是個女孩了。趕明個兒,慢慢教他們識些字和算數,免得什么都不懂,出去被人騙了,現在她也有借口使用了,早去的那個死鬼丈夫就是個書生,就說是他教給自己的,反正死無對證,沒人會懷疑。

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球探体育比分破解版 玩幸运飞挺稳赚技巧 高频彩计划app 极限二中一平特一肖 时时彩宝典苹果官方版 安徽快三计划软件稳定版 足球直播90 原创三十六码特围的网址 即时比分预测 网络六人炸金花规律 广东时时技巧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 上海时时zoushitu 安格斯 十一选五怎么追号稳赚 三公棋牌位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