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乐彩怎么玩|全国开乐彩

穿越農女種田記——愛情小說吧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小說 > 穿越農女種田記 >
更多

第1章 穿越...

回目錄下一篇

1、穿越...

程梅醒來的時候全身戰栗,只覺得渾身上下凍得快沒了知覺,像是一只凍直的冰棍一樣,僵硬麻木,冰冷的寒風刺骨難忍,刺得她兩眼噙滿淚水,她茫茫然地睜開眼睛,不知身在何處,更加不知自己為什么冷的像是快要死掉一樣。她,到底是怎么了,難道是到了地獄?

程梅看到自己被包裹在一床破破爛爛露著灰絮的棉被里,她躺在一輛平板車上,好像被什么人拉著往前走,怎么回事,她這是在哪里?

程梅才想到這里,就感到腦中疼痛異常,好像有什么東西非要鉆進去一樣,撐得腦袋快要爆掉了,接連而來的一連串的信息涌進腦海中,她才明白過來,自己這是穿越了,穿越到不知名的古代,一個剛剛死去的寡婦身上。不錯,她現在的身子就是占用了這個也叫梅子的寡婦的。

梅子和程梅同名不同姓,她叫李梅,家中有個老爹,還有個十歲的妹妹李香和八歲的幼弟李成文。娘親自從生了小弟,產后虛弱,家中不寬裕,沒有養好身子,后來一直小病不斷,拖了幾年便撒手人寰。家中因為有個病秧子娘,日子過的一直很辛苦,不過一家人都是老實本分的人,靠著家中幾畝薄田,一年到頭倒也能接上茬,勉強能填飽肚子,混個溫飽。

自從沒了李梅她娘,日子過得越發苦了,李老爹臉上沒了笑容,只知道每日辛辛苦苦干活,養家糊口;三個孩子也早熟,李梅承擔起當娘的責任,家里縫縫補補,洗衣做飯都是她的活。農忙時她還得幫著老爹下地干活,好在弟弟妹妹聽話,小小年紀就已懂事,知道幫姐姐干活,經常搭把手掃掃地、挖野菜什么的。李梅覺得再苦再累一切都值得,想著弟弟再長大些,日子便好過了。

就這樣一直平靜的過下去,日子將就著過,還算是不錯的。壞就壞在李梅十四歲這年冬天,八歲的弟弟受了風寒,一直斷斷續續高燒不退。他們家的情況也請不起大夫,都是去鎮上抓幾幅藥給弟弟吃,可藥吃下去,一直沒見著李成文病好,拖了個把月,家中這兩年存的銀子倒是花的一干二凈,眼看著就沒錢抓藥了。

李老爹臉上的皺紋越發深了,三十多歲的年紀,兩鬢已經愁出隱約可見的白發;李梅看弟弟一直不好,心里也很著急難過,可她一個小女子,既不懂醫,也沒本事賺大錢,沒辦法讓弟弟快些好起來,只能眼睜睜看著日漸虛弱的弟弟流淚。

李老爹只好厚著臉皮去和李家奶奶借錢,“娘,成文病得厲害,拖到現在還沒好,家里沒了銀子……您看,要不您先借我點錢使,等開了春我馬上出去干活,賺了錢就還您。”

可李老婆子那個老虔婆一毛不拔,眼里精光一閃,還說:“老二啊,你都倆月沒交養老錢了吧,何況只有幾十文錢。現在你竟然還跑到我這里來借錢,你也知道,我老了,干不動了,就指著你們兄弟三個孝敬的這點錢生活,哪來的閑錢給你家看病。”

李老爹知道他娘不待見他,連帶著也看不起自家三個孩子,可他真的沒辦法了,才來求娘的,他知道娘手里有點閑錢,早先沒分家的時候,他們賺了錢不是都交給了她,分家的時候,娘只給了他二兩銀子,那些年他賺的錢怎么也不只二兩吧。

李老爹為難地看著自己的娘親:“娘……”

李奶奶一看李老爹的熊樣,就不耐煩了,“行了,行了,給你這一百文錢,拿去給成文抓幾幅藥吧。真是,農家孩子偏僻生富貴病,還拖著不好了,這病能看的起嗎,真是不長出息,連累一家人過窮日子。”

李老爹接過那一百枚銅板,嘆了口氣,邁著沉重的腳步走了。

李老爹除了大門,就碰到李家大伯和大嫂劉氏。

大嫂劉氏看見李老爹就說:“二弟,是不是來給娘送月錢哪,這可都倆月了。”

李老爹一聽這話,滿臉的不自在,他不是來送錢的,是來借錢的。李老爹老實,居然實話實說:“成文病了一個多月了,我來找娘借點錢,想給孩子看病。”

劉氏一聽李老爹是來借錢的,聲音不自覺得拔高了,嗓門又尖又細:“什么,還來借錢,真是,你不知道家里的日子不好過嗎,這天寒地凍的,家里都沒糧吃了,你還來借錢?”

劉氏開始哭窮,指責李老爹。老大跟李老婆子一起住,劉氏就希望吝嗇的婆婆能攢點錢留給自家孩子。這李老婆子雖然對媳婦摳門,可她對老大家的兩個孫子極好,經常從自己嘴里省給他們點稀罕東西吃。

李家老大瞪了自家婆娘一眼,斥責道:“瞎說什么,快回去。”他尷尬地看著李老爹,伸手在厚厚的青色棉襖里摸索了幾下,掏出錢來:“二弟,你也知道,我家剛置辦了兩畝地,存下的銀子都花光了,身上就帶了這些錢,你先拿去花著。”

李老爹打小就很尊敬這個哥哥,小時候,李家老大很愛護這倆弟弟,要是有人欺負他們,李奶奶沒時間管的時候,都是李老大給他們找回場子來,漸漸地村里的小子沒人敢欺負他和三弟了。

李老弟拿著帶著余溫的半角銀錢,感動的叫了聲:“大哥……”

凜冽的寒風呼呼地吹著,李老爹卻覺得心里熱乎乎的。

“行了,大冷天的,趕緊回去吧。”李家大哥進了院子。

李老大可能覺得分家的時候占了二弟的便宜,所以一直很照顧老二一家。

李老爹上有大哥,下有三弟,各自成家后,李奶奶做主分了家。這五個手指頭還又長又短,李奶奶偏心了。她想著跟老大過活,就把老宅子給了他;老三呢,給了他銀子,讓他出去蓋了一所新宅院;至于老實嘴笨的李老爹,得了一座破落院子和幾件破茅屋;三兄弟每人得了四畝田地,說起來李老爹最虧了。

病來如山倒,病去如抽絲,李家小弟的病沒那么快好起來,李老爹接來的那點錢就是杯水車薪,只緩解了一時之需。

眼看著弟弟沒了買藥的錢,李梅恨不能天上能掉銀錠子,把她砸暈都行,好讓她有錢給弟弟買救命藥。拖了幾日,家中實在拿不出錢,李梅便對爹爹提議,不如把自己賣了去大戶人家當丫鬟,總不能看著弟弟就病著。

李老爹心里直泛苦水,雖然大閨女是個女子,可也是自家孩子,他但凡有點法子,也不想把姑娘賣了。

李老爹那渾濁的眼中濕潤了,“梅子,爹對不住你啊,都怪爹沒本事。”

“爹,這不怪你,只盼著弟弟能早點好起來。”李梅心里也難受,可她不能眼看著弟弟死去,那樣她一輩子也難以心安。

再說弟弟是個男娃,可是老李家傳宗接代的人,要是弟弟沒了,他們家的日子更不好過了,家里沒了香火,可是會被人罵老絕戶,祖上沒積德等難聽的話,就算女兒再多,也找不到好婆家。沒人愿意找絕戶人家,怕這香火不好的晦氣傳到自家。所以,家中沒有兄弟,即便找了婆家也會被婆家看不起,而且也找不到好主。

李老爹找了隔壁村的牙婆子林嬸,想讓她給女兒找個好主家。牙婆子林嬸雖然見錢眼開,但也不是個黑心爛肺的惡婆子,不是那種只賺黑心錢的人,她知道李老爹著急用錢,可這大冬天的,天寒地凍,沒啥活干,大戶人家也不養閑人,還一時半會真找不到合適的人家,只告訴李老爹回去聽信。

隔了一天,牙婆林嬸子便來到李家,告訴李老爹,最近大戶人家沒有要丫鬟的,倒是他們村有戶人家想要個沖喜新娘,而且給六兩銀子做聘禮。

六兩銀子,這在農村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。這個大勞力,趕上好年景,加上外出干點力氣活,一年才賺個五六兩或者還能多點,可去了家里的零碎嚼用,能存下的錢就不多了。

林嬸子說的這戶人家,家里祖上幾代積累,有了幾十畝薄田,算得上是大戶了,也稱得上是小地主,農忙時節,林家都得請人做工。林家有三個兒子,老大老二早已成家立業,膝下孫子也有好幾個了。只有一個老三,才一十六歲,是個體格差的,打小三天兩頭鬧病,他倒是聰明,家里指望他考個功名光宗耀祖,所以,一家人不讓他干活,只求他好好讀書,能出人頭地,為老林家爭光。

林家老大、老二也指望弟弟能有出頭之日,得個官兒做做,那樣他們家就能高出鄉親們許多,所以對爹娘偏疼弟弟的事情也不是很在意,畢竟要是弟弟當了官,他們就是官老爺的親哥哥,那地位自然是水漲船高,不可同日而語。

這不,林家老三林青玉上完學,就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,比大家小姐還宅,天天窩在家里讀書背書。只是他有個毛病,一直咳嗽。這不,今年一入冬越發厲害了,都咳出了血,這下子可把林家人嚇得不輕。忙請了大夫來看診。大夫說是癆病,不好治,只能養著。

這病讓林家人害怕,弄不好要傳染的,一下子大家都對林青玉回避起來,沒了往日的熱情,林家大哥說以后的飯菜要和三弟分開吃,林家二哥再也不讓自家孩子去找三叔玩了。

回目錄下一篇
开乐彩怎么玩 辽宁快乐11开奖走势图 白小姐点码六肖期期准 北京pk精准在线计划全天 必中36码大包围 双色球胆拖预测 3d万能AB两组六码必出 后三不定位毒胆 手脚并用游戏规则 乐翻二人麻将手机版 棒球比分 欢乐四川麻将 pt游戏平台 3分钟跑马软件 飞艇计划6码二期计划 三公棋牌游戏可提现 天津随心玩捕鱼